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之后的事【all27长篇】 34

#友情提示:如果嫌麻烦不想点头像进主页找之前的章节,可以戳文最后标的第一个tag【之后的事】翻来看哦w
#以及最近这段时间无论白天黑夜都不得空,实在太忙没有时间更新,让期待更新的各位等太久实在是万分抱歉!

十年前篇(18)

觥筹交错的宴会厅明面里谈笑不断,实则暗流涌动。

沢田纲吉用套上半袖白丝的手微微掩住嘴角,清脆的笑声伴随高脚杯里的白兰地轻轻晃动,娇小的身躯似是不太踩得惯这恨天高,把身体的大部分重心都倚靠在一旁的迪诺上,显得小鸟依人,恩爱异常。

“跳马,容我问一句,你身旁的这位小姐是加百罗涅家族的未婚妻么?是哪位家族的小姐能得到你的青睐?” 

——老...

全文链接
 

之后的事【all27长篇】 33

十年后篇(10)

沉默。

无论是回程的路上还是到达总部,压抑片刻不停的环绕着。

纲吉不知道,瓦利亚用尽全力不让沢田纲吉,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认同的首领去接触的东西,就是Reborn狠下心把他送去这里的目的——让他见识到里世界真正的黑暗面,让他彻底明白,想保护就要杀戮,从来就不存在和平,更不需要多余的天真。

沢田纲吉很冷静,他这一夜,是人生中第一次真正的动手杀人,彻彻底底的将人置于死亡。

他很清晰的记得手里枪管的余温和响彻脑海的枪声,还有随之飚出的血液和倒下的身影,以及敌人最后那充满了不甘、不可置信的神情。

可他却平静到不可思议。

仿佛已这样做了无数次。

这几日,他反复思考。

虽...

全文链接
 

之后的事【all27长篇】 32

十年后篇(9)

瓦利亚的战斗一向迅猛,比起需要万般顾忌的暗杀任务,他们更喜欢爽快的缴杀。

大范围的爆炸和狂气的呐喊,自信的笑声和大肆嘲讽,这些才是最让他们快意的战斗氛围。

找不到出场时机的沢田纲吉听着时不时有小石块被崩落砸到车顶盖的声音,他想了想,还是偷偷的爬出来往那座藏在又一片森林深处的城堡走去。

事实证明,他的超直感没有被血统的久远淡化。
在他刚走出几百米远时,这辆交通工具就被一块带着火焰的巨石砸中,油箱爆炸产生的气浪差点让他掀个跟头。

他不自觉的吞咽口水,望着火光冲天的城堡,响彻天际的枪声和爆炸声里,夹杂着更多的惨叫和尖叫。

沢田纲吉晃晃脑袋,努力说服自己不可以参与进去,在外围...

全文链接
 

之后的事【all27长篇】 31

#看到微博上的彩图了
#虽然只是个座谈会但我觉得有动作就肯定要搞大事!
#不管不管我就是要奶家教出第二季!
#话说这画风越来越软了库洛姆好可爱啊(//^q^//)

十年前篇(17)

落地的两人因为是临时起意,并没有安排总部的人接机,却也没有直奔那座古老的大城堡而去,倒是真的像小情侣私奔出去蜜月,找了一个市中心的酒店,订了双人房,放下行李后就上街,从头到尾一路逛吃逛吃。

六道骸从飞机上下来的时候就兴致缺缺,一直惯于将迷人微笑挂在脸上的他这次却选择和云雀恭弥一样,面无表情,甚至带点冷漠。

“嘿!冷感系帅哥!看这边!”

没有反应过来的六道骸被不知何时举起手机的纲吉抓拍个正着。

和他比起来,这个...

全文链接
 

【骸云】【点文】某日常任务纪实

#首先感谢 @圣西加索的二二二 的点文
#其次并没有梗只有cp呢
#以及很抱歉拖了这么久!因为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梗实在是对不起!【土下座
#两人已是恋人设定,尽量不ooc,但还是要预警慎入
#这篇不知所云写不出他俩万分之一帅气的文希望能喜欢_(:з」∠)_

“那么就麻烦你了,骸。”

沢田纲吉微笑着递给面前人一份靛蓝色的文件夹,翻开的第一页随随便便地写着“机密”两个红字。

六道骸眉头一挑,上下摇晃着这份文件,轻佻的笑容从未在他脸上消下。

“这算什么?连死炎印都没有,你把我当成瓦利亚那帮专门清理垃圾的下属了?”

沢田纲吉没有回他的话,好不容易才见一次面的雾之守护者却又要因为任务...

全文链接
 

之后的事【All27长篇】 30

十年前篇(16)


“纲君,又要走了么?”


奈奈从厨房里探出头,看见已经带着行李从楼上下来的纲吉,举着铲子的她依然展开了往常的笑容。


“妈妈......”

“不先吃完饭么?今天有你喜欢的汉堡哦。”

“妈妈,对不起,我......”


话未说完,就被奈奈打断了。

她笑着走过去,抬起手臂摸了摸自己儿子的褐发,与她一样柔软的质感。


“我知道了,一路顺风。”


好久没有感受过如此温柔亲情的纲吉瞬间红了眼,他想了想,还是放下行李包,伸出手臂抱住了很久没有抱过的妈妈。


“啊啦,这是怎么了?都多少岁了还和我撒娇呢。”


纲吉没有回话,只是...

全文链接
 

之后的事【All27长篇】 29

十年前篇(15)

——什么时候,自己也成为那样过分的人了......

沢田纲吉望向自己亲手燃起的大火,疯狂的火焰缭绕了整层楼,刺目的红色与血的颜色相似,再也没有一点大空存在的柔和触感。

嘲笑着自己现如今的可怕面孔,他悠闲踱步离开了案发场所,没有去管背后那些全都是因为他才引起的骚动和吵杂。

回去的小路幽暗如斯,仿佛要将人吸入这无尽的黑暗中。

即使面前的路一片黑暗,他也依旧在前进,脚下的步伐稳健,虽然沉重得让他几乎无法抬起下一步,但踏在实地的坚定和心中所想的一切,是他还能坚挺往回走的支撑。

一大早,Reborn手中拿着并盛早报跳上椅子,将头版展开给正在喝牛奶的纲吉看。

“听狱寺说这个...

全文链接
 

之后的事【all27长篇】 28

十年前篇(14)

库洛姆来了联络,那群不明身份的人在顶楼。

纲吉让了平离开,给没来的几位守护者带去任务安排,自己则带着山本和狱寺悠闲地乘上了通往战场的电梯。

门打开的一瞬间,一股硝烟与铁锈夹杂的味道扑面而来。

纲吉低头看了一眼慢慢流动、渗入高级地毯的血液,心里默默哀悼了一下自家产业,又做了一桩赔本生意。
虽然这点小数目对家大业大的彭格列来说相当于一粒灰尘,但次数多了,也会呛得人鼻酸。

——在把这家酒店的经理降职之前还是先让他将这次的损失赚回来再说吧。

在这种方面还是很宽容的纲吉扯了扯衣服上不存在的褶皱,站在后头等着狱寺和山本打开宴会厅的大门。

大门内的景象与炼狱没什么区别,到处是尸...

全文链接
 

之后的事【all27长篇】 27

十年前篇(13)

玻璃破碎的声响在陡然静谧的环境里响起是颇为刺耳的。

刚拿起食物的纲吉愣了一瞬,没能及时离开这一方是非之地,就被全场人的目光盯在了原地。

不多时,场内就慢慢恢复了吵杂,细碎的嗡嗡声全是在窃窃私语,交头接耳。

成为全场焦点的纲吉不慌不忙,对站在门边的服务员招了招手,麻烦人家收拾这一地的凌乱,然后微笑着开口道:
“抱歉打扰各位聆听开场的兴致了。”

言罢,就往人群的阴影中退去,不去管人们或贬或惊诧的议论声。

然而被打扰到的举办人可不乐意就这么让纲吉功成身退,敲话筒发出的笃笃声表达了他不爽的情绪。

“我当是谁,这不是并中大名鼎鼎的废材纲嘛。都这岁数了还用这种出丑的方式来吸引...

全文链接
 

之后的事【all27长篇】 26

十年后篇(8)

车辆行进的过程是漫长的,长到在后备箱颠簸的沢田纲吉晃晃脑袋熟睡过去。

脑内充斥着乱糟糟的梦境,大多是回忆这段时间的生活。

但让他印象深刻的,却不是在彭格列总部的日子,而是来到瓦利亚后,那段鸡飞狗跳的训练生活。

每天早上纲吉都是睡到自然醒,充沛的精神力足以支撑他接下来一整天的锻炼。

静悄悄的总部里从来只有纲吉的脚步声,固定的线路让他走过两三次后形成了习惯。
第一站一直是餐厅,见到的第一个活人也永远是坐在餐桌边安静吃饭的玛蒙。

虽然有很多次玛蒙是趴在桌上补眠的。

不忍心吵醒看起来好像很累的人,纲吉吃完不知道何人何时给他准备的早餐后,总是会小心翼翼地扯过一旁沙发的毛毯给人...

全文链接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