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如果自家嫁刀的抱枕有了知觉【一期一振篇】

#从群里大家讨论中get到的梗
#这篇cp明确,是一期婶,婶有名字
#这是为了感谢 @南极肥宅 企鹅写的文
#因为对详细情况也不是很了解,按着自己的想象写了这篇渣作,希望不会太过ooc,希望能得到喜欢

















审神者的房间里有一个等身抱枕,上面印着她最喜欢的一把付丧神的立绘。



作为一期沼民的她,每天睡前对着一期一振那帅气的脸又亲又舔那都是基本操作,每天晚上也会一边嘿嘿嘿地笑着一边用手上下摸个遍以来满足自己脑内不可描述的幻想。


然而今天的好像有点不一样?


她打开手机,点开粉帅粉帅的看板郎图标,樱花转动过后呈现的本丸画面没有了一直以来温柔笑着的付丧神,空落落的房门外是一直在飘落的樱花。

以为是自己的本丸出了什么神奇的bug,或是和某些同人文一样遇到了最不可思议的那种情况。
这么嘟囔着倒腾手机的审神者习惯性地扯过一旁的抱枕就夹在两腿间,紧紧环住的同时还用脸蹭着相对应的位置。


然而接下来,她却听到了一个极其熟悉的嗓音近距离的在耳边响起。

“是……主人么?”
“嗯?诶诶诶诶诶诶?!!!”
“为什么我家的抱枕会说话!”

被吓到的审神者立即放开了抱枕,顺带还踹了一脚把它给踢到了床的角落。

听到了轻微的痛呼声,熟悉的声音让卷着被子巴不得离突发离奇事件的抱枕几百米远的她还是心疼的将这个每晚都陪着她睡觉的一期一振给提了回来。

毕竟她观察了几秒后发现原来只是有声音发出,但本体还是枕头,一团棉花填充物,是不会有行动的可能性的。

于是她拿起桌上的剪刀,上下摸索着是不是哪里装了发声器,相信科学的她已经准备下手拆卸了,却在拉开拉链的时候被制止了。

审神者默默看了一眼空荡荡的本丸界面,伸出手戳了戳枕头上那张笑得温柔的脸,不出意外的得到了来自那上面传出来的,自己听过无数遍的磁性语调。

“还请主人住手……”


心里默念巴啦啦小魔仙真神显灵的她坐直了身子,将横躺着的付丧神拎起来,两双眼睛直愣愣地对视,直到可能是附身在这个棉花填充物的一期一振开口问出现在是什么情况后,她才真正相信了这个神奇的事实。


“你可能不知道,你现在被一股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束缚住了。”
“是么……我的确感受到了一阵阻力,只能听说看,却无法行动。”
“虽然我不知道要怎么解决,但是可以试试。”


这么说着的她已然眯起了眼睛,一副准备搞事的笑容在她的脸上展开。

而她那成了精的抱枕依旧保持着不变的微笑,伴着恭敬的语气,总让人觉得有些格格不入,甚至诡异。

但这些不是阻止她一直以来想要当面调戏自家近侍的理由。



她的抱枕图案,不是正经的穿着整齐的出阵服,佩戴有本体的官方立绘,而是半脱半露,极具妖娆和诱惑力的同人二设。

她用手指轻轻抚摸着他裸露的皮肤,爱惜的力道好似羽毛抚过,让这位面庞帅气的付丧神笑出了声。

然而就在划过图案上固定的红樱时,坏心眼的她尝试着下了力气去拧,结果还真的和她所想的一样,得到了一声隐忍的呻吟。


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她捧起属于脸的位置,看准目标就亲了下去,边亲还不忘用手抚摸着后背,熟练的手势和越来越往下的趋势让好不容易可以喘一口气的一期一振赶紧出声制止。

“唔……主人请别……这样。”
“我会……有反应……”

脑补出一期一振脸红害羞模样的她越发兴奋了,秉持着反正你不能动也不能对我怎么样就是我为刀俎你为鱼肉的原则,更加变本加厉的将手摸进了露出美好马甲线的腰身上,差一点就可以伸进被四角短裤阻挡的地方。



——啧,这个时候就很讨厌为什么只能对话却不能真正活生生的动起来了。

被阻止的审神者鼓起脸颊开始蹂躏起了一期一振,埋头蹭胸之类一如以往表达爱意的动作得到了来自本人的回应。



就在她终于满足打算收手的时候,一直无奈任由自家主人动手动脚而有苦说不出的一期一振突然开口道:

“主,您既然已经得到了想要的,那么我收点回扣您不介意吧?”


然后这位审神者非常惊恐的看见了真正的会动的,活生生的一期一振,穿着整齐的出阵服,手里握着本体,笑眯眯的从抱枕上站了起来。




最后,她醒了。

哦,这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梦。
已经把mmp说出来的她想着今晚无论如何要写好几篇一期婶的肉压压惊。

全文链接
 
 
 
评论(3)
 
 
热度(79)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