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骸云】【点文】某日常任务纪实

#首先感谢 @圣西加索的二二二 的点文
#其次并没有梗只有cp呢
#以及很抱歉拖了这么久!因为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梗实在是对不起!【土下座
#两人已是恋人设定,尽量不ooc,但还是要预警慎入
#这篇不知所云写不出他俩万分之一帅气的文希望能喜欢_(:з」∠)_



















“那么就麻烦你了,骸。”

沢田纲吉微笑着递给面前人一份靛蓝色的文件夹,翻开的第一页随随便便地写着“机密”两个红字。

六道骸眉头一挑,上下摇晃着这份文件,轻佻的笑容从未在他脸上消下。


“这算什么?连死炎印都没有,你把我当成瓦利亚那帮专门清理垃圾的下属了?”

沢田纲吉没有回他的话,好不容易才见一次面的雾之守护者却又要因为任务的关系远离他好一段时间。
他为此悄悄叹了一口气,却转而想起了什么,面上属于大空的笑容越发灿烂。
让看到的六道骸皱紧了眉间,没来由的,忽然就觉得事情可能没有这么简单。



“因为这是一个相当于休假的任务嘛,好好去享受一番才是最终目的。”


没让他继续深挖,深谙时机快速进来的秘书巴吉尔递给六道骸一张机票和造假护照,和自家一直端坐在桌前的boss双双微笑,将突感压力的人送了出去。


“并盛……并不是很想去呢。”


西西里岛的海洋性气候还是这么舒服,蓝天白云的光芒让他差点睁不开眼。

——算了,久违的,去看望一下那只小麻雀好了。

过长的发丝隐约遮住了嘴角牵起的温柔弧度。











——所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才会导致现在的状况。

六道骸已经无法维持脸上的笑容,姣好的样貌甚至还带了一点扭曲。


他被彭格列齿轮化成的云之守护者专用武器——手铐,给牢牢困在了云雀恭弥爱车的副驾驶座上。

而身为手铐主人的孤高守护者现在正一言不发的在空旷高速公路上飙车。还附带有漂移,急刹和急转弯。


“你不能因为人烟稀少就无视交通规则。”

拥有紫色凤梨发型的人已经脸白到连常挂在嘴边的标志性笑声都无法出口了。

而回复他的是驾驶员的一声冷哼。

看见身旁的人不打算就这么简单的放过自己,六道骸想了想,还是开口劝道:“作为一个风纪委员长,你不能自甘堕落到去做违法犯纪的事。”

丹凤眼斜睨过去,好听的嗓音总算响起,让完全不知道何时又把这只愤怒的小鸟惹毛的凤梨放下心来。
虽然他很有可能在见到这只凤梨头的第一眼就上火。

“区区黑手党说什么遵纪守法。”


刺耳的刹车声盖住了六道骸接下来想说的话,终于停下的车子让他松了一口气。
庆幸着没有因为这种事而把自己的性命弄丢的他敲敲车窗,得到已经站在车门外的人的目光后,指了指还铐在把手上的武器。

六道骸揉着手腕走向云雀恭弥的身旁站定,抬眼望向高耸入云的大厦,黑黝黝的好似进入了一个异世界。


“kufufufu我可爱的小麻雀,等完成这个今晚继续陪你玩。”

不顾旁边溢满杀气的眼神,他往黑色发丝盖住的耳边吹了一口气,然后双手插着裤兜,心情愉快地抬脚就往里走去。

毕竟对于许久才见一次的自家恋人,还不允许自己抓紧机会好好调戏一把就实在太对不起意大利血统出身的他了。





沢田纲吉面对他们一向很诚实,说是等同休假的任务就真的是一个能让他们好好伸展筋骨的无脑纯爽战斗。


身为彭格列十代家族最强的两位守护者,他俩受伤最多的地方,绝不是敌方造成的,全都是自己人互怼形成的。

为此,兢兢业业的十代首领简直为这两位问题大人操碎了心。不止一次感慨过如果云和雾有朝一日能好好相处,那想必世界就真的和平了。

所以,当这位大空知道这两人在一起的消息后,不可置信的他当真被这个flag好好折腾了一番。






难得两人背靠背作战,昏暗的视野里时不时闪过一簇簇的火花,一同伴随着枪声响起的,还有敌人的惨叫。


虽然质差,但胜在量多。

不知道已经过了多长时间,六道骸盘算着再这么磨蹭下去,他这宝贵的休假就别想和身后的人在床上一起舒服的度过了。

于是他用三叉戟的尾端戳了戳地,不大的声响却恰好可以保证立于他身后的云雀恭弥听到。


三声,由常年对战搭建起来的对对方的熟悉让云雀恭弥立即意会,以六道骸为中心的三百米开外,他必须离开。

同样想速战速决的他不爽地啧了一声,却很听话的收起了浮萍拐,从已经破碎的落地窗内跳了出去。

五层楼的高度加上走到停车点的距离,不多不少正好三百米。



云雀恭弥抱臂靠在车门上,抬眼望向楼上由幻术呈现出的火海,脑内突然回想起在意大利总部的那天,他们难得的在又一场干架后互相平和的交谈。

那人魅惑的笑容和骄傲的为这如幻如真的幻术解释的场景,让他深深刻印在脑海中。

云雀恭弥发誓那天他是被天空的美景给迷惑了才会觉得这异色双瞳的冤家原来长得如此好看,才会再接下来面对玩笑似的告白时毫不犹豫的答应。

真是和狐狸一样,美丽又狡猾。




不到一刻钟,已经处理干净的六道骸握着三叉戟缓步走向车边,昏暗的路灯连他面容的棱角都柔和了下来。

他笑着凑近云雀恭弥,两人互相交换了一个吻。

温柔的,带着思念的,可能还有些许平安下战场的激动。

如同粘合在一起的唇舌交缠,互相拥抱着却无一人闭眼。眼神里闪动着的情绪只有他们才懂,分开时牵连的银丝互相沟通着两人的想法。


“敢擅自命令我脱离战场,准备好打一架了么。”
“当然。老规矩,打架的地点我来定。”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37)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