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之后的事【All27长篇】 30

十年前篇(16)








“纲君,又要走了么?”


奈奈从厨房里探出头,看见已经带着行李从楼上下来的纲吉,举着铲子的她依然展开了往常的笑容。


“妈妈......”

“不先吃完饭么?今天有你喜欢的汉堡哦。”

“妈妈,对不起,我......”


话未说完,就被奈奈打断了。

她笑着走过去,抬起手臂摸了摸自己儿子的褐发,与她一样柔软的质感。


“我知道了,一路顺风。”


好久没有感受过如此温柔亲情的纲吉瞬间红了眼,他想了想,还是放下行李包,伸出手臂抱住了很久没有抱过的妈妈。


“啊啦,这是怎么了?都多少岁了还和我撒娇呢。”


纲吉没有回话,只是轻轻蹭了蹭自家母亲的颈侧,喉咙深处发出缱绻的轻叹声。



他从来就没想把奈奈妈妈给拉进这个危险的世界,当然他的父亲,奈奈的丈夫沢田家光也一样,从一开始就不打算让这个温柔天真的女人接触任何一点黑暗,他们只想将她保护在他们创造出的和平世界,保护在由他们亲手创建的和谐家庭氛围里不受到一点伤害。


然而,有什么是可以瞒过朝夕相处的家人呢。


奈奈从来就心思敏感,自己丈夫和儿子身边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遇到的各种各样的人,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她太了解他们,知道他们用尽全力瞒住她只是为了她的安全,不想让她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危险的事情,让她不要太过于担心。


但,怎么可能不担心呢。


第一眼看见那个神奇的小婴儿时,她就懂了,自己一直护着长大的宝贝儿子,终是要被自己的丈夫亲手推上战场了。


她为了不让他们察觉自己的担心从而做事更束手束脚,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神经大条对什么事都不在意,像个新时代的大和抚子一般,热情地欢迎家里不停增加的住客,即使她知道他们背后的身份肯定不是一般人。


她安慰着自己,虽然儿子经常带着一身伤回来,但至少成长的他比以前更有勇气,变得更加帅气,富有魅力,也有了很棒的朋友,再也不会懦弱自卑地逃避责任,也再不会哭着躲进自己的怀抱里,喊着要妈妈抱抱。




早在九代目来家里休假时,她就注意到,丈夫的职业恐怕不是表面上的石油工人那么简单。

聪慧的她默认了爱人的长期离家,忍受了亲生骨肉时不时的受伤和失踪,接受了羽翼逐渐丰满的儿子要离开她的事实。


但粉饰的一切美好都在她亲眼见到丈夫被来历不明而且一看就很危险的绷带人砍成重伤时崩塌了。

她完全明白了。

耳边偶尔会听到碧洋琪和风太讨论的家族,从Reborn、纲吉和他的朋友们那不绝于口的彭格列,蓝波和一平幼稚的话语中经常挂着的暗杀和黑手党。


原本只想拼命当做是他们的一种扮演游戏,却没想到是真的会招致杀祸。

注定没办法像普通人家一样永远平和的生活,这可能就是她的宿命。




“纲君,你想要做什么妈妈不清楚,但是,既然决定了就要坚持走下去哦。不要被太多东西拖住步伐,只要你认为那是对的,不管路途多艰辛都要努力去做,妈妈会一直支持你的。”

“我呀,只有一个愿望,总有一天,纲君能完完整整的回来见我就好。”



看着奈奈的笑脸,纲吉内心一阵悲凉。

他恐怕,再也不能完成妈妈的愿望了。



尽力做出了元气满满的面容与母亲道别,却在准备关上门的那一刻,他听到了自家母亲隐忍的话语。


“我都明白的啊,这恐怕是你最后一次见到妈妈了吧,我最爱的纲吉。”



门彻底关上,忧虑的开心的悲伤的,所有懦弱和感情全都被他抛在了背后,从此,他将义无反顾踏上这个通往死亡的荆棘之路,让路边为他盛开的黄泉花绽放得更加绚烂。





飞机上,六道骸无聊地撑着头看向窗外一成不变的蓝天白云。

身边的沢田纲吉则一直在敲击键盘,满屏幕的英文字母让六道骸兴致缺缺。


他一点都不想去了解这个黑手党的BOSS在做什么,直到他眼角无意瞟到了一个让他此生万分痛恨的单词——艾斯托拉涅欧家族。



纲吉敲击键盘的右手猛地被拉住,他顿了一下,用疑惑的眼神看向身边已经爆发出杀气的人。


“幸好我们是专机,不然这个时候已经被报警了哦。”


纲吉不顾已经被掐红的手腕,笑着调侃道。



“你到底想做什么。”


六道骸的右眼已经在不停变换数字了。



“如你所见,我正打算为过去的你报仇。”


纲吉用另一边的手指轻轻点着电脑屏幕,六道骸看过去,马上提炼得出一行关键句。

——波维诺家族与艾斯托拉涅欧家族残存人员有接触,疑似在开发新实验。













全文链接
 
 
 
评论(15)
 
 
热度(32)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