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之后的事【all27长篇】 27

十年前篇(13)






玻璃破碎的声响在陡然静谧的环境里响起是颇为刺耳的。

刚拿起食物的纲吉愣了一瞬,没能及时离开这一方是非之地,就被全场人的目光盯在了原地。

不多时,场内就慢慢恢复了吵杂,细碎的嗡嗡声全是在窃窃私语,交头接耳。

成为全场焦点的纲吉不慌不忙,对站在门边的服务员招了招手,麻烦人家收拾这一地的凌乱,然后微笑着开口道:
“抱歉打扰各位聆听开场的兴致了。”

言罢,就往人群的阴影中退去,不去管人们或贬或惊诧的议论声。

然而被打扰到的举办人可不乐意就这么让纲吉功成身退,敲话筒发出的笃笃声表达了他不爽的情绪。

“我当是谁,这不是并中大名鼎鼎的废材纲嘛。都这岁数了还用这种出丑的方式来吸引目光啊?也该学会成长了吧?”

这一席话,成功引起了现场氛围的炸锅。

拼命拦住狱寺的是山本,但即使是家族的镇魂雨,也没法一个人对付暴风雨和火热的太阳。

了平举着拳头朝台上的人喊着极限的下来挑战,但在下一刻,他就感觉到了一股让他冷汗直冒的压迫感。

好歹也是历练过的晴之守护者,不说对上比自己要强大得多的对手,就是在危急时刻,一向没神经的他也只会更加兴奋,不见得被束缚在原地,动弹不得。

纲吉上前轻轻握住了平举起的手臂,眯起眼睛的笑容也没能藏住他散发出的那如枪如剑般的气息。

会场慢慢安静下来,明眼人都能感受到整个气氛在逐渐冷却。

纲吉勾起嘴角,缓缓睁开的眼睛却不再是平日里温柔的暖棕色,而是光芒大盛,令人无法移开视线的金橙。

“了平,不用和这般上不了台面的人置气,白白拉低了我们的身份。”

被纲吉散发的气息震住的人们听见这明里暗里嘲讽意味十足的话语都愣住了,静了一会后重又窃窃私语起来。

而站在舞台上的这位暗暗恼怒自己刚才对上纲吉的眼神时竟然会感到令他颤抖的害怕,就好像一只草食动物遇到了他的天敌一般,无法逃开,下一秒就会被撕裂吞进口中。

他咬牙切齿的想说话,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在这万分尴尬的环境下,一阵吵杂的声响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

会场的门被用力推开,涌进了一大批端着武器的黑西装。
剑拔弩张的气势看起来不像酒店的保安。

领头的人环顾四周后,敲敲耳边的耳机就说着一串让人意味不明的话。

“你们是谁啊?!保安!保安呢?!”

让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断自己精心策划为自己长身份的宴会,饶是脾气再好,也无法再继续忍耐。

领头的黑西装瞟了一眼台上气得跳脚大声呼喝的人,然后将手里的枪械塞回后腰,毫无诚意的说着进错地方抱歉打扰的话。

说完后极快地朝后方打了一个手势,不过几秒这群奇怪但明显很危险的人群就不见了。

纲吉眯了眯眼,低声唤了库洛姆,紫发少女从一阵雾里幻化出来,轻轻回了一句是,就继续化作一团雾气消失不见了。

事已至此,并盛中学的同学会也无法再继续下去。毕竟这样一群人的出现已经昭示了待会可能会有自己并不想参与进去的危险事件发生。

从第一个人开始,陆陆续续有人说自己身体不适突然有事等显而易见的理由退出了这场宴会。
直到最后一个人的离开,现场只剩下了纲吉一行人和一直在台上做跳梁小丑的主持。

“沢田纲吉,你给我等着,我和你势不两立!”

愤愤丢下这句话,他也急匆匆的走了。

毕竟再怎么气恼,也没有什么是比自己的命更重要的。

人群散去后,一开始觉得略挤的宴会厅此时空旷得过分,台上摆着的食物和饮料几乎没有动过。
有一大半错的纲吉耸了耸肩,重新端起食物和饮料走向一旁的空桌子,开心的吃起来。

“大家也来吃点吧,这家的菜肴味道还不错。”

余下的守护者面面相觑,只是站着没敢动。

毕竟从打碎玻璃开始,这会场发生的一切变化快得让他们有点反应不过来。

“诶你们这么迟钝,待会的任务可要如何让我放心交给你们啊。”

听闻这句话,守护者们的眼睛迅速亮起来,跃跃欲试的兴奋神情展现了他们的本性。

到底是喜欢活跃在战场的嗜血黑手党,骨子里黑暗的本性被彻底激发出来后就不可能再收回。

纲吉一张张脸看过去,眼底一闪而过的沉郁没让处于兴奋状态的他们看清。
他举起高脚杯晃了晃,邀请同僚坐下一同享受美食的动作是里世界大家都懂的暗语。

“cheers。”

围成一圈坐着的人没有一个与他碰杯,而纲吉说完后也没有等,径直将杯中的酒饮进。

“不要留空腹,今晚开始可是长期任务,一会的干架没体力可玩不起。”

“谨遵boss命令。”








※为了方便,以后就不在文里放前文链接了,会在标签那里多打一个【之后的事】tag,想翻前文的就点这个tag吧~

全文链接
 
 
 
评论(6)
 
 
热度(24)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