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某个平凡的日子【双黑太中】【点文】

#首先感谢 @卡其色的锦鲤 的点梗!
#其次梗是这个→【太中21厘米身高差的男友衬衫】
#最后人物属于野狗,ooc属于我,剧情属于双箭头日常
#想写一个被会撩的中也欺负的太宰嘿嘿嘿







横滨港口每到特定的夜晚总是会非常热闹。

中原中也正指挥着一队人打扫刚结束的战场。

原本以他的地位是用不着做这些繁琐的工作的,但负责此事的芥川龙之介却在看到某个无意中路过的白色身影后突然冒出独行侠的习惯,一言不发把善后任务扔给前辈就自顾自地去追人了。

内心深处其实是一个爱护后辈的好人中原中也望着风一样离去的罗生门,默默叹了口气就把人全分散开去帮着收拾了。

就在他想着工作结束后和广津以及梶井去老地方喝上一杯时,立原道造在不远处骤起的喊声让他讶异起来。

躺在他身边没死透的敌人不知何时竟回光返照了,颤抖的手端着仅剩一颗子弹的枪蒙运气一般朝橙发的黑手党干部射过去。
结果不知该说是上天看他快死了给他最后一点好运气,还是为了给这位干部今后的发展着想,弹道的目的地正中红心。

中原中也不可置信地看向簌簌冒着鲜红血液的创口,他虽然知道自己可能会在某次任务中殒命,却从没想到会是因为大意而中了将死之人的埋伏。

——呵,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

躺在冰冷潮湿的地板上,中原中也没有回忆起过往的走马灯,心里也没有对一直以来在他生活中陪伴着的人们想说的话,而是突然冒出一个怎么都不可能是现在应该想起的人——太宰治。

——呿,竟然比那个爱好自杀的青花鱼混蛋要走的早,看来等他到了地底下要被好一顿嘲讽了。真是令人不愉快。





次日一早,中原中也是被厨房的响动给吵醒的。

幽蓝的瞳孔疑惑地望着并不熟悉的天花板,脑内一直试图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事。

——难不成是喝醉酒了连自己怎么死的都想象出来了?

试着动了动身体,一点疼痛感都没有,反而是从未有过的轻松舒爽,好似一直以来堆积的劳累疲倦都消失了个干净。

他现在完全无法理解目前遇到的情况。
赤身裸体的躺在某个不懂是谁家的被窝里,衣服、手机和防身用具全都不在身边,身体状况莫名其妙恢复到了最佳状态,熟睡中被一阵诡异的像是厨房快炸掉的声响吵醒,以及,在自己思考时不可思议的出现在自己眼前的那个人。

“太宰?!!!”

笑眯眯的和自己的老搭档道了声早安,刚想开口嘲讽几句,就被中原中也用被子糊了一脸。

“哇中也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么。”

差点被自己被子勒窒息的太宰好不容易脱开禁锢,却猝不及防被一个小矮人给踩在了地上。

“这是哪里?”
“我家。”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为了救你啊,搭档。”
“你昨晚去港口做甚?”
“无聊晃到附近,心有灵犀去看了一眼,结果就捡回来一只快死掉的蛞蝓。”
“妈的太宰,你都对我干了什么?”

闻言,太宰治挑眉,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正想转头看身上压着自己的人时却被牢牢定着无法动弹。

“中也,你想我对你干什么?”

“……啧,太宰你这家伙把我的衣服扔哪里了。”

没有回答那句暗示性意味十足的话,中原中也从踩人的姿势变成了翘着二郎腿坐在人儿身上,没理会身下人吱哇乱叫喊着腰要断了的话语,凭自己对这个旧搭档的了解,从床头柜摸出了一包还未拆封过的两人都喜欢抽的烟。

刚才他看到挂在衣架最顶上的自己的帽子了。

没想到这个巴不得天天和他作对的老搭档竟然对他良心发现,不仅让与谢野晶子给他治疗,还不惜暴露自己所在地把人捡回来放床上好好躺着。
虽然破破烂烂满身灰尘的衣服肯定会被扔掉,但是最令人意外的是那个一直都嘲讽他帽子难看的青花鱼混蛋没有把这顶被血染湿的礼帽扔掉,而是擦拭干净了好好挂在衣架上。

心情不错的中原中也最终还是放过压在身下没有蹂躏够的太宰治,转而去衣柜里扯出了一件属于其主人的衬衫,叼着烟把干净的白衬衫挂在肩上,中原中也头也不回的朝可能是浴室的方向前进。
在快进入门口时,他回头看了一眼直勾勾盯着他酮体的太宰,说着不想被芥川知道你住哪里就去给我买衣服这个威胁性十足的话语后,才把火热的视线彻底隔绝在了门外。

没钱也并不打算去帮人买衣服的太宰治只是去了一趟侦探社请个假,一如既往调戏完国木田独步后把中岛敦拐带上了回家的路途。

他总有种预感,放中岛敦在身边可以帮他挡点人为造成的灾祸。


刚打开房门,太宰治就闻到一股从厨房飘来的饭香。

他惊奇地看着在厨房忙里忙外炒菜做饭的中原中也,一瞬间有种如同回家看到自己喜爱的小妻子穿着裸体围裙在招呼他是先吃饭还是洗澡还是吃我的幸福感。

当然现实是没有裸体围裙,只有从自己宽大的衬衫下露出的白晃晃的大腿。

中原中也不止是个子比太宰治矮上21厘米,而是整个人的骨架都比太宰治小上一圈。

半长不长的衬衫下摆恰好遮住私密部位,两条肌肉紧致,曲线优美的白腿随着动作幅度若隐若现的绝对领域让太宰治悠然自得的靠在门柱旁大饱眼福。
由于袖子过长过大,为了方便干活不得已把小手臂上的布料给折上好几折,却因为晃动而时不时滑落下来。
因为没有夹子和发绳,散落的橙发被其主人全给侧着头拨到一边,偶尔有几丝从耳边滑落的,也被他抽空用手撩回去,稳稳挂在耳后。

“看够没?看够就滚过来吃饭。”

中原中也把做好的菜肴摆在桌上,已经彻底滑落的袖子如同水袖一般完全盖住了难得没有被手套覆盖的白皙手掌,从下至上扣的扣子只到中间便停了,上边敞开的衣襟里是精致的锁骨,以及因为刚洗完澡的皮肤太滑而不小心露出的香肩。

打着呵欠的橙发男人毫不客气的坐在了餐桌上,歪着头将修长的腿搭在了坐在屋子里唯一一张凳子上的太宰身前。

“你活得真凄凉,家里连普通的正常食物都没有。”

中原中也勾起嘴角,邪魅笑着的唇瓣却是吐着刺人的语句。

“我顺带和你说一声,反正你肯定不会也没钱帮我买衣服,所以我已经用你的手机给芥川打电话了,他大概再过十分钟就会送衣服到这里。”

“……我说我总觉得待会会有什么事发生,看来带敦君回来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太宰治此时的笑容有点危险,暗沉的眼眸让中原中也差点以为他还是以前那个没脱离黑手党的史上最年轻干部。

“你还想不想吃饭了?”

中原中也不甘示弱,他的前脚掌一直用着恰到好处的力道踩着太宰治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从善如流硬起来的火热让他笑得更加挑衅。

“吃,怎么不吃。难得中也这么贤惠为我服务了这么多。这算是田螺姑娘的报恩?我会心怀感激好好吃干抹净的。”


【马上刹车】









写完啦~
希望能喜欢(●°u°●)​ 」

全文链接
 
 
 
评论(12)
 
 
热度(89)
  1. 淡定拯救世界嬴曌_八世 转载了此文字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