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之后的事【all27长篇】 20

十年前篇(9)










一大早,狱寺隼人睁开祖母绿的眼瞳,难得有些呆滞的坐在床上盯着被厚重的窗帘覆盖着的落地窗。

他起身走去洗漱台,泼了好几下脸才稍稍清醒。
而镜面反射的影像让他吓了一跳。
此时此刻的狱寺没有一点平日里的桀骜英气,浓重的黑眼圈和冒着青茬的小胡刺,颓废的感觉越来越像他的老师夏马尔。

哦对,说到这个人,他现在也难得的好好待在彭格列总部里。虽然这个不遵守医德的医师八成邋遢得比以往更甚。




他拍了一下脸,想着待会去看十代目可不能是这样的神情。但在打开衣柜准备换上衬衫的时候,猛然想起他今天可是要跟着自家姐姐回老家看望父亲的。

他更加懒散了。


狱寺的父亲自从他8岁那年离家出走后,就很少能探听到他的消息了。
所以他的情报几乎一直停留在自己那长得可爱又充满艺术气息的儿子去哪家黑手党寻求工作却被人嫌弃太幼小没能力而被狠狠打一顿后继续流浪寻找下一家这种情况。
所以他每次都会拜托已经独当一面的碧洋琪去找到并将人带回家里。
而碧洋琪当时可没心思理这个不服从管教的异母弟弟,虽然她对他有着家族血缘的感情,但再亲也抵不过她追求Reborn的爱意。

就这样一拖再拖,直到九代目把人都带来意大利,她才想起还有把自家弟弟带回家这一个任务。





穿得如同赴宴一般正式,临走前,狱寺双手轻轻抚着重症监护室的窗户,透过层层隔离的镜片看着里边睡得一脸安详的纲吉。

对着他最敬爱的十代目轻轻述说着自己今天的行程和对此不满的感情。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碧洋琪和Reborn一同走了过来,红发的妖娆女郎轻声催促着自家弟弟,不想打扰到里边人难得安稳的睡颜。

在转身离开之前,Reborn叫住了狱寺,吩咐他带上自己的一位亲信,让双方在这种敏感时期里能随时联系,互通情报。

虽然狱寺并不能理解明明就带着无线电还要人工做什么,毕竟他不是纲吉,不懂得Reborn嘴角勾着笑的含义。但出于对里世界的第一杀手、最强彩虹之子的敬意,他没有多想便让亲信跟着自己同一辆车出发了。






一早得到消息的狱寺父亲带着一群人站在大门口,翘首以盼儿子的归来。

狱寺下了车,面对父亲的热情拥抱,他只是双手插在裤兜里,满脸不情愿的撇过头。
他实在不想回到这个曾经的家。毕竟除了带给他童年不好的回忆外,城堡里势利的下人们对他轻蔑嘲讽的态度也非常的让人恼火。

将两人带到餐厅,已经准备好的食物热气腾腾地散发出家的味道。
年迈的父亲慈爱的望着自己这双儿女,多年来的思念之情一时无法述说,像每一个普通家庭的父母一样,只关心自家孩子最近生活得好不好,身体是否健康。


“听说你最近在彭格列就职?”
“嗯。”
“彭格列最近也处于动荡期,隼人你如果只是下层职员的话就回来爸爸这边工作吧。”
“……”

狱寺对于父亲的好意没有回话,他瞥了一眼悠闲吃饭的碧洋琪,顿时明了自家姐姐什么都没对父亲说过,包括他已经成为十代家族的岚之守护者这个情况。

“隼人啊,不是我不信赖彭格列,但是最近新晋的十代家族不太被看好啊。”

闻言,一直没有看向父亲的狱寺眼神尖锐的盯着对面正无知觉说话的人。

“九代首领已经老了,他一向推行的柔和政策已经压不住换了新血,正生机勃发的里世界了。现如今很多新晋家族都在蠢蠢欲动,盯紧了彭格列这块肉,就等年轻不懂事的十代家族上台了好一举推翻,改变已经延续了百年的腐朽格局。”

“你现在在里边干活太危险,而且据情报说,准备上任的十代家族都是一群乳臭未干的毛孩。呵,国中都没毕业的小屁孩哪能号令天下啊。即使如彭格列家大业大,历史悠久,到了今天,也是要完了啊。”

自顾自分析着利弊,沉浸在自己所构想的未来中的狱寺父亲没能发现脸色越来越阴沉的儿子,就连碧洋琪也停下了吃饭的手,带着一丝危险意味的眼神直勾勾看着毫无知觉踩雷的父亲。

气氛越来越僵的饭厅让站在一旁随时准备伺候的下人紧了紧衣袖,凑近在一起交头接耳的话语都被五官灵敏的狱寺全听了去。
无非就是在嘲笑这家儿子的不成才,都这么大了还让老父亲为自己担忧就算了,还要摆脸色看等等。




就在狱寺快忍不住要出口打断话语并训斥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下人时,大门被他的亲信火急火燎地推开了。

“岚守大人,十代首领醒了!”

闻言,在场的人齐刷刷地望着推门而入的男子,而狱寺激动得立即站了起来,本想问清楚状况,却在开口的前一秒改了说辞,转而教训亲信不应该如此莽撞。

“岚……守?”

狱寺的父亲皱着眉头反复念叨刚才这个下人喊他儿子的称号,已经年老的他脑子也转得慢,只觉得好像是个如雷贯耳的名头。

看见自家父亲满脸疑惑,碧洋琪勾起唇角,心不在焉的搅拌着浓汤,开口的声音不大不小,缓慢且清晰,足以让所有人都听得清楚。

“爸爸我忘了和你说,隼人现在是彭格列十代家族的岚之守护者,十代首领钦定的左右手。”

就这样一句轻飘飘的话语,如同一个炸雷把自己父亲这边的人员给震得抖了三抖。

——那可是里世界的权力顶端之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寓意着最强战斗力,最高身份之一的彭格列守护者!

没让处于震惊的他们回过神,狱寺从内侧口袋里抽出一张精致的信封,封口处盖着彭格列最高认证的大空印泥。
他用右手递了过去,甩在自己父亲面前白净的盘子里,中指指跟上闪着夺目红光的指环象征着主人处于里世界顶端的身份。

“我今天来不是叙旧的,只是十代目最近身体抱恙,又急切的想让我回家一趟我才会到这个地方。顺带给你送这份邀请函,希望届时父亲能按时到来参加彭格列十代家族的继承仪式。”

说罢,狱寺带着亲信头也不回的转身出了大门。

此时此刻人们才发现,昂首阔步的狱寺隼人不再是从前那个喜欢伪装自己,外强中干的叛逆少年,而是真真正正充满了底气和历练,在战场上拼杀出来才有的高傲青年。







“以最快的速度回总部。”

刚坐上车,狱寺就迫不及待的催促着司机,想要快点回去见到已经昏迷好一段时间的十代目。

自从上次疯狂的闹腾过后,回到总部就立即倒下的纲吉揪起了所有人的心。连一直游离在外的夏马尔都加急召回来,锁在医护室里不给离开。

而现在,一直处于观察的纲吉总算是醒了过来,身为左右手的他不在第一时间里见到十代目简直就是这一生最大的罪过。
年轻气盛的狱寺在车里已经想好如何切腹谢罪了。

然而在见到自家亲爱的十代目后,方才还溢满各种想法狱寺隼人只感受到了非同一般的平静。
十年后的纲吉总有这种能安抚人们镇静下来的气质。




“欢迎回来,隼人。令尊可还康健?”

一如往常恬静微笑的纲吉似乎和曾一度处于病危状态的他毫无关系。

面对团团围着他表达担忧的守护者们,纲吉只是笑着说:
“既然大家都在总部,我们要开始下一段计划了哦。继承仪式也快来临了。”







前篇链接:

十年前篇(8)

十年前篇(7)

十年前篇(6)

十年前篇(5)

十年前篇(4)

十年前篇(3)

十年前篇(2)

十年前篇(1)

引导篇(1)(2)(3)(4)(5)(6)(7)

全文链接
 
 
 
评论(3)
 
 
热度(26)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