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之后的事【all27长篇】 19

十年前篇(8)

#忙到想吐……存稿和大纲全丢了……总之先来除除草
#终于磨出了这个场景,以及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忙啦~












“说吧,为什么只剩下你一个。”

黑暗的地下室里充斥着令人想吐的铁锈味,随着“嚓”的一声,唯一亮起的光源却是问话人嘴里叼着的雪茄。

“咳……队长,我,我是从那个贱人手里花了好大劲才逃出来的啊!”

幻化成敌人的库洛姆本想打入内部探听消息,却没想到敌方对待自己的家族成员也会如此狠心。

早已破烂不堪的衣物在重重的鞭击下干脆彻底报废,浑身上下除了被三叉戟戳出来的些许伤口外到处都是嫣红的血条。

“我知道。但是你既然敢一个人回来,就要有名副其实的伤情,我这是在帮你知道么。”

红点随着字句上下飞动,低沉恶毒的话语带着浑浊的笑意萦绕在这个幽暗的空间里。

“你想啊,这么轻的伤你就敢逃离前线还把人追丢……要是首领知道了,你以为你还能走出这里?更何况,万一你是彭格列的卧底呢。”

叼着雪茄的男人一脚踩上了正冒着鲜血的伤口,最后一个字的尾音库洛姆听得真切,那是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

不知是因为伤口的疼痛还是被猜测到目的的紧张,库洛姆颤抖着身子,咬紧嘴唇道:
“呵,你他妈在放屁,老子从放血烙印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把命给家族了,知道你担心我迟早有一天夺了你位置才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

话未说完就被一拳打偏了脸,库洛姆被绑在凳子上不好动,只能就着打偏的方向吐了一口血痰,连带着一两颗牙齿。

“看紧他!这家伙是彭格列的卧底!等我回来再作处理!”

恶狠狠的踩着已经烧没的雪茄,皮鞋踏地的声音渐渐远离审讯室。
库洛姆把头扭回原位,呆然的目光看向慢慢合起来的门扉,好似已经绝望。





“骸大人,对方有准备,非常抱歉我没能完成任务。”

已然把眼睛闭上的库洛姆皱着眉头将内心沉于那一片美好的景色,素净的氛围却没有与之相对应的话语。

另一边,沉浸在与库洛姆脑内对话的六道骸靠在墙上游离于世外,任由离自己不远的其他家族成员热烈探讨接下来的作战计划。



“在和库洛姆对话么?”

六道骸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自己耳边传来,在脑里构想的场景回响。

“boss?!”

库洛姆不可思议的喊了出来,而六道骸则是睁开了眼睛,挑眉望向不知何时来到他身边正笑眯眯摸着他额头的纲吉。

“kufufufu……你怎么做到的?”

六道骸没有直接开口,而是继续在幻想之森里说道。

“我可是来自十年后啊。”

同样没有启唇的纲吉歪了一下头,眨眼无辜的对上六道骸有些危险的视线。



很快接受了这个让两人惊讶的情况,库洛姆镇定的将自己这边所发生的情况一滴不漏的叙述出来,但在还没能询问到纲吉下一步该如何行动时,与六道骸的连线就被掐断了。

意识到不好的六道骸下意识的跨出了步伐,却在踏出第二步之前停顿了一下,回头看向老神在在的纲吉,淡漠的眼神深处似乎闪过一丝希望得到来自面前这个人的行动允许。

十年后的老狐狸沢田纲吉当然不会看漏自家守护者的任何一点变化,他扯起嘴角,眼里满是对自家孩子成长的赞许。

然后他转过身,告诉后方从一开始就不能淡定讨论到最后果然变成吵架的其余守护者们,六道骸不算作接下来的战力了。

Reborn闻言抬起眼眸盯着六道骸离开的方向,不过一秒就将黑溜溜的眼珠看着自己已经不能很了解的学生。


“但是十代目,接下来的行动没有六道骸那个混蛋的幻术,我们无法做得很完美啊。”

狱寺懊恼的低声谩骂。

“谁告诉你……没有了他我们就不能用幻术了?”





不知从哪里顺来了两辆迈巴赫,在众人奇异的目光下,纲吉哼着悠闲的曲调坐进了第二辆的副驾驶室里。

而他的老师Reborn则跨着身形还未长开却已经很有料的长腿踩上了驾驶室的油门。

本来就显眼的他们更加明目张胆的勾引着藏在暗处的敌人,轰隆隆的引擎声在热闹的街区响起,一路呼啸着往人烟稀少的郊外驶去。

“别让彭格列的离开这里!”

听到这个命令,一群黑衣人纂紧自家宾利的方向盘马不停蹄的跟上了迈巴赫的尾巴。

长长的车队如同贪吃蛇。自此,一场可以载入彭格列十代家族成长发展史的城市追逐战打响了。





大街小巷,死角暗道,能走的路不能走的墙。
明明是小车却如同灵活的摩托车一般上蹿下钻。
轰鸣的马达声伴随着不曾停歇的枪声,时不时有着震天响的尖叫声和怒吼声作为陪衬。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纲吉兴奋得如同第一次去游乐园坐过山车的小孩子,开心到极点的时候还嬉笑着站起来打开头顶的车盖,宛如一个出来兜风聊骚的热情女子。

如果忽视他手里百发百中夺人性命的枪械的话。

纲吉稳住身形坐在椅背上开心的大叫着,全然不顾坐在后方一直忧心忡忡担心自家首领会摔下来而不停劝说的岚之守护者。
他手里持着自带的格洛克,时不时朝远处打一发。看似无心又随意,实际却打爆了一辆又一辆宾利的前轮。

Reborn吹了一个赞赏的口哨。
他身为一位黑手党,多年来因为要端着为人师表的身份而压抑着的杀手之血此时此刻被纲吉调动了出来,手上也不甘寂寞的揣着列恩变化成的捷克,一边打着方向盘一边透过后视镜给后方的车辆来上几发。

这两人活脱脱就是夺人性命的黑白双煞。

既然自家十代目没有任何对这种场景的不适,从小到大都渲染着黑手党气息的狱寺此时当然也不会甘心落后。

虽然一开始就被纲吉勒令不可使用火焰,但这些年通过实战和训练积攒下来的对战经验可不是开玩笑的。
更何况作为远程攻击手,枪械的准头可不能比任何一个人弱啊。



这场战争持续了近五个小时,最后在己方弹尽粮绝开始兜圈子寻找迂回路线之时,敌方撤退了。

原因是临时作战大本营被彭格列的雾之守护者端了。

在敌人回家恶狠狠诅咒彭格列的时候,这边的一群人拖着已经破烂到报废的车辆回到了自己的总部。

在面对留守人员担心的询问时,这群天生的疯狂黑手党脸上都是一种“今天真快活”的表情,笑嘻嘻的喊着好饿要吃大餐之类的话语。



然而在他们还没有能勾肩搭背在饭桌前坐下来深切讨论今天有趣的战况前,一个一直埋在所有人心里快被遗忘的问题发生了。

“首领?!!!”







前篇链接:

十年前篇(7)

十年前篇(6)

十年前篇(5)

十年前篇(4)

十年前篇(3)

十年前篇(2)

十年前篇(1)

引导篇(1)(2)(3)(4)(5)(6)(7)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27)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