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之后的事【all27长篇】 18

十年前篇(7)

#实在不会描写这些斗智斗勇的场景_(:з」∠)_









库洛姆作为这个团队里唯一的女性,绅士的他们决定首先让雾属性的她打头阵。

——做诱饵把对方的真身引出来。

虽然一开始六道骸对此颇有微词,但在纲吉自信满满的笑容和库洛姆闪闪发光的眼神下,他只好无奈的摸了摸她的头,满脸都是如同一个家长对自家可爱女儿任性的无奈神情。



紫发少女驻足于一家可爱的饰品店前,趴在橱窗前不停张望店内的身影惹人怜爱。

一位穿着黑西装的魁梧男人接近了她。

在路人看来,似乎是一位绅士上前询问这位娇小玲珑的女孩是否需要帮助。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短暂的对话过后,紫发少女腆着脸牵起了男人的手,缓步走进店内。
过了漫长的一刻钟,店门口的铃铛响起,伴随店主一声谢谢惠顾后出来的,却只有抱着硕大毛绒玩具熊的少女一个人。

得到满足的少女脸上堆起了可爱的笑容。但在某些人眼里,这个笑容的意味就有点说不清道不明了。

“该死……这个女人不愧是彭格列的,真想好好玩一玩。”

一身黑的壮汉们扯着猥琐的笑容亦步亦趋地跟着少女的步伐,直至拐进一个阴暗潮湿的长巷里,和紫发女孩面对面。

她紧紧抱着大了自己一截的毛绒玩具,羞涩的脸上泛起一丝丝红晕,活脱脱是一个被怪叔叔欺负的可怜少女。

“啊……真是绝品!队长,我可以要她吗?”

其中一个壮汉松了松领带,伸出舌头在唇边舔了一圈,嬉笑着询问远在巷口外抱着手臂深思的人。

被问到的人没有回话,只是抬眼望了一下站在墙边的娇小少女,深邃的瞳孔像利剑一般,上上下下观察着,似要从中寻找出什么。

终于,在黑衣壮汉认为队长默许而上前准备动手时,他看清了她低下头藏着的笑容。


“离开她!”

乌鸦惊起,扑啦啦的翅膀声伴着许多黑色羽毛从天而降,晴朗的天空瞬间乌云密布,水雾弥漫,唯一用来照明的路灯不间断闪烁,照不清少女的面孔,只能模糊的看成一个歪着头露出空洞瞳孔和嗜血笑容的黑色人偶。

塞壬一般的歌声空灵,突然唱响在每个人的耳边,只剩骨架的乌鸦在天空盘旋,撑不住迷幻的歌声而倒下的黑衣人被时不时冲下来几只鸦鹊猛烈地啄去对他们来说是食物的眼珠。

惨叫声、叫骂声和机枪声此起彼伏,黑不溜秋的水泥地面渐渐被染成血红。
但很快,领头的小队队长开枪,鸣响了此刻充满压抑血腥的空间。

“都给我清醒点!一个小小的幻术你们就跪了?!”

随着震怒的话语一起消失的,除了幻境,还有少女。
而留下的,是那些被尖利的三叉戟戳瞎倒地的男人们。

“啧!一群废物!”

领头的男人狠狠地踹向倒在他身边的人后,拿起一挺枪就开始对周边进行扫射。

不出他预料,在扫射至某个方向时,飘出一阵血雾和一声轻微的呜咽。

领头的男人咧开了笑容,针对这个方向开始了疯狂射击。

“哦呀哦呀,用机枪来扫射,这可真是过分呢。”

射击的方向飘出了一阵紫色的烟雾,慢慢地聚拢形成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即使模糊,也很容易让人看得出,这个身形高大的男人不可能是刚刚娇小玲珑的少女。

拿着枪的队长也不管是谁,在烟雾还没有完成成形时他就继续射击把烟雾打散了。
分散的烟雾蔓延开来,渐渐铺满整个空间,再一次笼罩了男人们的所在地。而这一次,烟雾转换成了毒气一般的存在,碰到一点都会被溶解。

结果等烟雾散去,剩下的,全是黑不溜秋的尸体。




“先解决一部分。”

从小巷里走出了一位菠萝头男子和刚刚才确认死亡的小队队长。

“库洛姆,该你了。”

纲吉的声音通过电流传来,带着不真切的语调,缓缓说着如同地狱使者的话语。

“大家,把人弄出外围,收拾干净,留一个活口带回去就行。行动吧。”

回纲吉话的,是一个个沉重的男声。

“明白。”



早已幻化成小队队长的库洛姆拿起一直工作的通讯器,焦急的对领队大喊:
“妈的这个贱人太扎手,我们大意了,请求支援!”

另一边,接受到库洛姆信息的领队眯了眯眼,让库洛姆一人回了他说的地点,随后立即安排更多人手地毯式搜索这一群消失的人。

“彭格列太狡猾,我们直接在这里正面对上,照着彭格列的性子,他们肯定会因为避免产生更多的伤害而被动迎战。”

简短的作战会议结束后,领队亲自接见了刚刚才回到地点的库洛姆。看着浑身是伤、血迹斑斑的手下,领队一挥手就将人给带去了地下室,二话不说就开始进行审讯。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24)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