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之后的事【all27长篇】 8

#啊这段时间忙到疯……




十年前篇(1)



等粉红色的烟雾散去,在场的人所见之景,无一不呆愣当场,久久无法反应。

原以为会出现一位挺拔有气质,面带微笑,对这种状况从容淡定的十代首领,现实中的大家却只看到了最后那一部分,从容淡定。


十年后的沢田纲吉身上还是只穿着一件衬衫,露出的部分肢体缠满了新换的绷带,面色苍白的他一边轻咳,一边尝试着站起来,却发觉无法如自己所愿。

他无奈的看着身边一圈望着他却神游天外的伙伴们,对着距离他有点远的巴吉尔说道:“巴吉尔,扶我起来。”


纲吉的开口打破了这死一般的寂静,被点到名字的巴吉尔不愧是经过自己那个不靠谱的父亲训练的人,马上就反应过来,一个箭步缩短了距离,将纲吉架了起来。
本想扶着人走去座位区坐着的巴吉尔却发觉,即使怀中的人儿再怎么努力想自己走,却无法踏出一步。

“沢田阁下,你的身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蠢纲你最好给我解释一下!”

巴吉尔还没说完,就被Reborn的一个怒喝给打断了。

很少生气的Reborn现在却像一个看着自己倾尽心血打造的完美艺术品被人摔烂的作者一样,怒不可遏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心疼。

纲吉虽然有点窘迫,但十年的经历足以让他明白现下最应该做的是什么。

“大家,我会慢慢解释的,巴吉尔,先把我抱过去。”

团团围住的人群不自觉让开了一条路,一直以来认为最接近十代目的狱寺隼人此时看着巴吉尔把人抱着一步一步走过自己身边,他却只能呆立在原地,无法动弹。




如同举行着一场不合时宜的仪式,身为主角的纲吉平静的目视前方,没有偏移目光去流连身边任何一位他心里最深爱的人们。
即使身躯有了改变,但坚毅的神情没有变化,还是和一直以来的教父一般,沉着冷静,以至于让在场还年轻的他们感觉到一丝疏离和冷意。




“只是单纯的中了埋伏,仅此而已。”

坐上了主位的纲吉双手轻放在两边的扶手处,慵懒地靠在椅背,令他散发出王者的威压。

Reborn看着十年后自家徒弟总是无意中流露出的首领气息,这句解释让他非常不相信仅仅“只是”这么简单。

他不满的皱着眉头,却没能问出任何一句话,仅仅只是拉低了帽沿把列恩把玩在手心上,不断变化的形状显示了Reborn此时纷乱的心绪。



“十代目!请直接告诉我吧!肯定是因为我没有保护好十代目才让您遭受这样的痛苦!真是的!为什么十年后的我还是如此的没有长进!”

狱寺克制不住自己低落的情绪,对自己深深埋怨的同时也狠狠的对自己下了一个禁锢。

纲吉看出了他最信赖的左右手的想法,他虽然想好好劝慰一下,但是在开口前的一瞬间,他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事实。

——五分钟……好像过了吧。



看着周围丝毫没有变化的环境和人们,脑内飞速运算了多种可能性的纲吉觉得,他受了重创的心脏可能很难好了。




“看来……我暂时回不去十年后了。这段时间,还请十年前的大家多多指教了。”

来自十年后的女体纲吉无奈地微笑。

全文链接
 
 
 
评论(9)
 
 
热度(35)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