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之后的事【all27长篇】 7

“啊!你是那个很厉害的黑衣男人!不过怎么好像年轻了好多?”

意大利人的体格总是长得很快,相较起亚洲人的娇小,欧洲人十几岁也能看得出成熟的气息。更何况他本来就是个大人心呢。

已经有十四岁的Reborn听闻这句话,不着痕迹的挑了挑眉,转而一想这个毕竟是十年前的蠢纲,而且今天又是他们继承仪式之前内部见面的日子。

他看着很明显还没穿惯穿黑西装的纲吉好奇的东看西看,而后又把目光移回来紧张的盯着他。

“那个……这里的确是我的……哦不,是彭格列十代目的房间吧?”
“你自己不就是十代目么。”

Reborn看着许久未见过的缩头缩尾的纲吉,意外的觉得很开心。

“那……十年后的我们……很熟?”

——啧,突然感觉不开心了。

“我们当然很熟,熟到我可以这么说,” Reborn把帽子往下压了压,从边沿处取下眼珠子一直滴溜溜转的列恩,然后变化成了纲吉一直以来最害怕的噩梦。 “想死一遍吗蠢纲。”

=============十年前=============

答应了九代目的第二天,纲吉就和Reborn开始了地狱一般的继承首领特训。

这场特训,持续了一年之久,原本撑死只去过两个国家的纲吉和Reborn一起,周游了世界各地,该去的不该去的全都体验了个遍。而他的守护者们也是如此。
每次完成一项任务后,心里总期待着回到总部交任务时能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却每每都希望落空。而这种时候上层的人总会残酷的给予更多的希望给他们,并以此为动力去要挟他们做更多的任务。
这群桀骜的守护者察觉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而想反抗时,却因为这些人淡淡的一句“这都是为了你们亲爱的十代目”而闭上嘴继续做事。

虽然一日如隔三秋,但伙伴们分开的苦日子总算是熬到头了。

分散在各个洲的十代家族因为一封盼望已久的信件而飞速回到了意大利的总部。

“一个月后,举行十代家族继承仪式。”

得到这个消息的不仅六位守护者,还有相熟的同盟家族和一些处于边缘却和十代目关系很好的闲散人员。

“蠢纲,在继承仪式之前你要准备很多事情,所以我打算为你举办一次见面会。你可以以平等的朋友身份最后一次见到你的伙伴们。”

一开始没能理解这个意思的纲吉只是为可以见到很多朋友的消息感到开心,等他真正理解后,他已经对那种状况无奈且无法做出有用的改变了。


相约的日子到来了,最先到达宴会厅的,是瓦利亚。
原本以为xanxus不会来的纲吉在看到领头走进来的那个人时睁大了眼睛,以为会和以前一样被xanxus凌厉的气势吓得跌倒在地的他却没有感受到那咄咄逼人的锋利。
纲吉歪着头正觉得奇怪,却被Reborn一脚踹到了xanxus的前面。

“啊……xan……xanxus,欢迎你来。”

还是有点害怕的纲吉低着头,颤抖地伸出手,等了半晌,却没有被应该很厚实的大手握住。
在他失望得正准备放下手时,却感受到了带着薄茧且有力的手掌。
那一瞬间,惊讶着抬起头的纲吉好像看见了带着点害羞的xanxus。

——噗,意外的感觉好可爱。

看着因为不好意思而偏过头的xanxus,笑得很灿烂的纲吉说:“果然xanxus的手像我想的一样很温暖呢。”

瓦利亚的头领就这样被这抹微笑攻陷了。

“别太得意了,我来不是承认你的,只是代表九代家族的瓦利亚而打招呼。要是你把彭格列变弱了我会第一个杀了你再继承十代目的位置。”
“你这家伙!”

xanxus只说完了这一句,没有再理会面前炸毛的岚之守护者和拼命顺毛的十代目,径直带领着自己手下的人去旁边找了位置坐。

“voi!!!臭小鬼继承仪式要给我加油啊!要是敢丢脸我就砍了你!”
“xixixixi要成为众矢之的的公主xixixixi”
“哼。”
“嘛~小纲吉可要好好加油哟~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我哦~”
“虽然参加这种事情没钱拿又很麻烦,但看在你当初救了我一命的份上就不收你钱了。”

像是约好的一样,每个人经过时都像是承诺什么誓言一样对纲吉说话。
这些奇怪的话语中深藏的关切之情让纲吉觉得瓦利亚其实也不是很难相处嘛。

这肯定是他自己的错觉。

陆陆续续的,加百罗涅家族、西蒙家族、吉留涅罗家族、彩虹之子……身处里世界的与纲吉有非同一般关系的人们一个个来到了这里,给予沢田纲吉美好的祈祷。
就像睡美人一开头的那美丽又和谐的情景一样。

宴会举行至酣处,觥筹交错,很久都没有如此聚齐的大家各有各的话题,仿佛永远都说不完般,到处是热闹的笑声,当然其中也不乏一直喜欢调皮捣蛋爱闯祸的幺蛾子。

不能正常的举行宴会似乎是十代家族的传统,每到一个特定的时候,总会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发生。

比如最经典的,小牛仔一不小心惹怒了某个人,被打之后哭喊着“要忍耐”却又说忍不了的他从百宝囊一样的头发里掏出一堆东西乱扔,惹怒了更多的人从而被追打,看不过去的保父想安抚一下大家和小牛仔,而惊慌的小牛仔想跑去对于他来说最安全的地方时被某人一个不小心绊倒了,从头发中飞出的十年火箭筒,正中了最前方的目标——彭格列十代目,沢田纲吉。

“什……十代目?!!!”

这场混乱的热闹宴会,终于被一个让人心悸的意外给完全打断了。

瞬间安静下来的宴会厅如死水一般,空气中弥漫着紧张却带着点期待的气氛,所有人都目不转睛的看向那团粉红色的烟雾,脑内脑补着自己所构想的未来的那个人。

全文链接
 
 
 
评论(4)
 
 
热度(34)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