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之后的事【all27长篇】 4

#果然开了学就好忙……以后一定要一次性写完一章……







狱寺隼人非常兴奋,毕竟他从知道自己亲爱的十代目受伤开始一直到现在都没能见过一面。
距离自己赶回来都过了一周了,现如今十代目终于允许会面了。


十年后的他们不再像以前一样那样随意,那样没大没小的与他们的boss,里世界的教父交谈。
彭格列森严的等级制度和身份地位是一个无法逾越的鸿沟。即使他们再怎么反抗,这十年来,他们的接触也被传统规制着,原本亲密无间的关系开始变得疏远。


——“必须以礼相待教父”。

不仅外面的人看着,里面的人也在监视着。


在继承后的适应阶段里,Reborn反反复复的嘱咐这件事并加以纠正他们一直以来都习惯的行为,以至于到了现在,连六道骸和云雀恭弥都不可能再对沢田纲吉说任何一句过于不敬的话,更别说切磋了。


规制过了头,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些不如以前一样,与沢田纲吉可以那么轻松的相处。即使纲吉本人察觉到了这种变化,但以他身为首领的立场来说,他没有理由去改变这种现状,更别说他那温和的性格,无法反抗Reborn和老一辈高层的压迫,所以他只能无奈的默默接受。

而守护者对首领越发恭敬的态度却让外界,也让内部啧啧称赞,说着不愧是被誉为新彭格列一世的十代家族这种充满“别人家孩子”的模范话语。




一大早,狱寺隼人就把自己收拾得整整齐齐,就像准备去约会一样,精神矍铄的走向会议室。
他以为身为十代目最信任的左右手,无论什么会议都应该是最早到的那一个,但是没想到这一次被云雀恭弥占了先头。

看着云雀闭目养神地靠在最不起眼的角落里,狱寺觉得都已经过了十年,再怎么骄傲也该被驯服了,两人之间的关系应该也没有那么剑拔弩张。

毕竟守护者们即使道路不同,最终目的却是一样的,而且心底里一样怀着对自家boss最深沉的爱。


狱寺隼人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去搭话,而是靠在椅背上思考彭格列近期的运作情况以及十代目的身体问题。


不多一会,大家都陆陆续续的走进会议室,不像以往那样热闹的到处斗嘴、抢位置,反而沉寂着坐在自己原本的位置,一言不发。


进来送茶水的巴吉尔看到此情此景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望着虚掩着的门口,眼神里有着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热烈的期待。


一阵清脆的皮鞋声传来,沉稳且有十足的压迫气势,一听便知道是Reborn。

位高权重的门外顾问Reborn迈着大长腿,径直走向主位一旁的专属座位,和各个守护者略显严肃的表情不同,Reborn脸上挂着似乎很开心的笑容,但是仔细观察却会发现带着点看好戏的恶劣感。

跟在Reborn后面的库洛姆轻轻把门打开得更大,回身就把一架轮椅推了进来。

虽然纲吉极力拒绝这种显得他受伤很重很需要照顾的代步工具,但是在Reborn的威逼利诱下还是只能乖乖坐上去。毕竟缺血状态下他可打不过一直都很难挑战成功的幕后大boss。

所有人从纲吉被推进来的那一刻,眼神就黏着不放了。
沢田纲吉原本就不是很大胆的人,被这么多视线如此炽热的盯着,让他本来就有点害羞的脸越发的红起来。

“大家……别一直盯着我看啊……”
“啊,非常抱歉十代目!只不过……”
“阿纲你……”
“啊!!一段时间不见沢田你极限的变成女人了么?!”

这句话逼得沢田纲吉一口气没喘上来,咳得惊心动魄,于是笹川了平就被大家的眼神瞪出了会议室,去迎接即将到来的瓦利亚。


“各位,情况就和你们现在看到的一样,虽然首领开放了会面,但也只是在熟人之间,外界绝对不可以传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Reborn顿了顿,接着开口道,“我现在已经叫正一研究解决方法了,现在摆在你们面前有两条路。一是留在这里照顾这个没用的家伙;二是出去各地分部完成任务顺带寻找原因以及解决的办法。”

话音落下去后,再没有一个人说话。

守护者们仅仅只是看着坐在轮椅上还在轻咳着的纲吉,纤细瘦弱的身体缠满了绷带,连平时合身的衬衣都因为体型的变化而经常滑落。虽然少年时期看惯了裸着的纲吉,但现如今已经过了十年,怎么都有一种莫名的不能亵渎的气场。
尤其让人无法直视的,就是胸前的那二两肉。


纲吉为了方便换药换绷带,并没有多穿衣服,除了一件刚好能遮蔽身体的长衬衣外,就只有Reborn刚才在来的路上给他披上的西装外套了。
从衣服下露出来的两条白皙修长的腿跟着身体轻轻晃动,虽然缠着惨白的布条,却营造出了一种引人保护的柔弱气氛。
没有血色的脸依旧坚强的挂着大空般的微笑,试图让大家安心下来,却只让他们感到更加的心疼。

守护者们悔恨着自己当初为什么不能像以前一样稍稍反抗纲吉的安排而留在他的身边,悔恨着为什么自己不能早点赶回来帮助纲吉,悔恨着明明知道计划却还是大意漏了空缺让那帮该死的家伙有机可乘,伤害到了他们一直捧在手心里最珍贵的宝物。

一直都心思细腻的沢田纲吉其实很会观察人,看到亲爱的守护者们的反应,他马上就了然于心,赶紧开口劝道:“大家不用那么自责啦,变成这样是我自己的失误,要不……要不大家先离开总部去各地分部散散心吧。”

沢田纲吉一向心思细腻且以别人的利益为中心,但是他却不懂得如何正确的理解守护者的想法且抓住他们的心。

他刚刚说完,狱寺隼人和山本武第一个站出来反驳了。

“不行!我一定要留在十代目/阿纲的身边照顾!”
“欸?!”

被吓了一跳的纲吉拼命的眨着眼,征愣地看着狱寺朝他单膝跪下来,虔诚的牵起他放在一边的手,将亲吻轻轻落在了他中指戴着的彭格列指环上。

“请让我永远跟随在您的身边吧十代目。”

说罢,狱寺站起来,温柔的亲了亲纲吉的双颊,让一直很怕痒的纲吉咯咯的笑起来。
只是因为他突然想起了当初为了熟悉这个外国礼节而花了很长时间来适应还闹出了很多笑话。



接下来就像是继承仪式上的那一幕,狱寺开了头后,山本,已经长大的蓝波,库洛姆,巴吉尔,就连云雀,骸都一一过来亲吻着纲吉的脸颊、手背与指环,表达了忠诚以及想一直待在纲吉身边的想法。

这出乎意料的表白让受伤这么久的纲吉觉得非常开心,笑得眯起了眼,却还是挡不住已经从眼角滑落的泪水。
觉得终于,终于找回了一丝丝和以前一样没有那么多疏远的感情了。


“好了,既然决定了就要忙起来了。库洛姆你也带蠢纲回去换绷带,准备好下一个会面吧。记住这次让他多穿点衣服再出来。”
“等!Reborn什么叫穿多点衣服!我又不是喜欢才这样穿的!”
“闭嘴!帮不上忙的人赶紧给我滚回去好好休养。我还要替你分担一堆工作没时间管你。”


Reborn一个拍板就让短暂的会面散了,望着依依不舍的一群人,不知为何有点烦躁的他赶紧把身处中心的人给赶了回去,毕竟接下来还要提起精神与许许多多友人见面,得先养好精神才不至于会被占便宜。
抚摸着刚从纲吉身上拿回来的还留着些许体温的外套,Reborn觉得自己也快和那群蠢的要死的守护者一样陷进去了。



彭格列大门外,一直无所事事做着体能训练的笹川了平总算看到远处有一辆黑色轿车驶来,无聊的他正想着能和路斯利亚切磋切磋,却在车门打开的下一秒愣住了。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48)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