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少时记事【喻黄段子】

#平淡的乡村田园风,甜甜甜

#架空小段子,少年时期的喻黄。可能ooc

#没有假期可言的高三狗打算借用喻黄的美好来回忆一下小时候……虽然天冷但是也要热乎热乎!

#趁着这个时候来凑个喻队的生贺~

#语序混乱不知所言系列(感觉都没写出喻黄的情侣感)


黄少天和喻文州是很要好的邻(jia)居(ren)。

他们虽然是城市人,但是每到寒暑假,就会相约一同回到小时候一起生活的那个小小的工厂宿舍,不腻烦的体验脑海里过去的美好。

黄少天是和父亲住一起,喻文州是和外婆外公住一起。

他们两家虽然不在同一栋楼,但是却是正好对面的。喻文州家在二楼,黄少天家在三楼。他们两家距离之近已经让每天都要跑来跑去串门而嫌麻烦的黄少天无数次产生从两家阳台连结而过的电线上滑过去直接到达对面闯门而入找人玩的想法。


黄父很少会去煮饭,原因是喻文州的外公外婆全权包揽了黄家的早中晚餐加宵夜。

因此,每到饭点,还没有电话可以联系的两人,会直接在阳台上喊人过来吃饭。

其他关系不错的邻居表示,每天三次准时都会听到一句声音好听却也能震住人的话语:“少天!过来吃饭啦!”


因为是一个小小的工厂宿舍群体,彼此都是同事的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互相熟悉得很。因此很少会有锁门的。

尤其喻文州家,两位老人都把活泼好动的黄少天当成了自家的第二个孙子,为了方便,去工作时总是会把门上的锁扣死了再关回来,到时只用轻轻一推,就可以打开了。这样就不用担心可爱的小孙子(媳)要进来时没有法子开门了。

不过也因为这样,每次偷偷摸摸的上楼梯,开门时却要弄出很大响动的黄少天总是会把正在房间里安静看电视的喻文州吓到。

而喻文州的反应则是起身倒一杯水给看似是来找人玩实际上只是因为在下面球场玩到口渴特意跑过来蹭水喝的人儿。

“文州我们今晚要不要去探险?”

“还是那边那所学校?”

“对啊!反正现在放假那边也没人,白天都去过那么多次了,难道你就不想试试晚上去吗?黑不溜秋的感觉很棒啊!叫上其他人一起去试胆怎么样?这样才不会有愧于那么老那么残那么破旧的教学楼的名号嘛!”

“少天,我们还要赶晚上9点前食堂供应的宵夜哦。我听说今天有你爱吃的饺子。”

“……嘛……既然是这样就没办法了!咱们爬山吧!我很想试试登上上边的水塔啊!还有尽头的那片悬崖!还有那边的山头!还有边界的水利沟!还有还有……好多呢!”

“好,少天想去做什么我都陪你。”

小小的客厅里,一台三十几寸的彩色电视机在尽职尽责的播着假期强档《还珠格格》,头顶的老风扇呼呼的旋转着,吹着底下两位正在休闲对话的少年。

他们一个眉飞色舞,一个温柔似水。眼里心里,满满都是小孩贪玩的天性。闲适又美好。


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和夏日的蝉鸣声相互交映,火辣辣的太阳晒得操场上的咸菜和虾干都冒出了味道。其中不乏有瞅准机会过去偷吃被发现后还抓起一大把再嘻嘻哈哈逃走的熊孩子。

“少天快看街下面,豆腐花还有卤鸡蛋!”

“什么?哪里哪里?已经到时间出来了么?完蛋了我没带散钱啊!文州快借我一个碗!我要大的海碗!这次一定要趁早去抢,我要吃个够!快走快走,已经有人在排队了啊!这次我去打豆腐花你去买卤蛋,一定要选一个沉底而且要裂得好看点的!我要够味道的!“

好一帮少年互相吵嚷着奔跑,一个个举着或大或小的碗,争先恐后的来到许久才见一次的豆腐花摊点,抢着要剽去最白嫩最甜腻的那一层。

好不容易打了两大碗成功跻身出来的黄少天抹了抹额头上被热出的汗,四下搜寻着应该站在卖卤蛋的小三轮前的喻文州。

却在视野转了一圈后才发现站在荫影茂盛的树丛下的喻文州。

“这么快?我记得你掏钱的动作挺慢的嘛,还要仔细算钱什么的。你真的有好好选么?”

双手稳健的端着豆腐花,招呼一声后就往喻文州家里走的黄少天看着身边喻文州提着的两个小小的白色塑料袋提出质疑。

“放心吧,我和老伯说好了的。不信你看。”

说完,喻文州打开袋子让黄少天往里探。

仔细看了好一会后才满足的抬起头相视一笑,说着待会吃完东西要去哪里哪里爬树摘果子偷甘蔗之类的话题,一路欢笑着回到了两人的家中。


每到晚上,空气清新的小乡村的黑夜总是那么的纯粹,满缀星光的幕布下是广阔的草地。

不远的山上有着无数闪闪发亮的荧光,而这个时候的这座小丘陵上总是会回荡着小孩子欢快的叫声与笑声。

即便每天临睡前都会被大人们念叨着那座山上的鬼故事有多么多么可怕,但这个年纪的孩童胆子大的很,该玩的时候是绝对不会有人还记得住的。

第一个攥着装满萤火虫的无花果罐子,从山上冲下来的人是黄少天。

他定睛一看,很快就锁定了坐在操场旁边那高高的主席台前的喻文州,视野极好的他在已经关了路灯的情况下还能辨别得出放在喻文州前面的两个碗状物体——那是他俩今晚的宵夜,泡面。

“文州,我回来了!我有把你那份也一起抓回来哦!到时候再分吧,泡面搞定没我正好饿了。”

喻文州看着火急火燎的人儿,宠溺的笑着,轻轻拍掉已经摸上纸盖的手,说道:“还不急,少天先去洗个手,回来就可以吃了。”

而黄少天则是嘿嘿一笑,放下罐子,一溜烟就跑去对面食堂前的洗手池了。

天气晴朗,没有一丝乌云遮盖,月亮清明得过分,加上拼命发着光芒的星星,似乎把整个天空都照亮了,透彻天地。

两人仿佛有聊不完的话题,在舒服的夏日微风吹拂下不舍的解决完了宵夜,本来还打算赖在这不走的两人最终被自家大人叫了回去,沉沉的睡了一个好梦。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7)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