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逝年【策瑜】

#这是可爱的意呆小学妹给我的生贺文~

#于是说好的放出来,有轻微改动。










——逝年已成长江水,滚滚直去向天流。



建安十三年,江边寒风阵阵,半面吴旗立于大帐外。

忽的传来一阵风,旗面便全部展开来,招摇的“吴”字透着肃杀。


吴侯帐内,肴核既尽,杯盘狼藉,被打翻的酒水顺着桌沿形成一条条细流,蔓延至毛毯,漾湿了一片。就连坐在主位,平时正襟端坐的主公也都趴在案上,睡得不省人事。


帐外一人执马,对帐内的狼狈嘘出一叹。若是敌军袭营,不知要俘得多少将帅。


转头翻身上马,驶向江边,风吹得他秀气的青丝向外翻飞,却不减他的英毅。长发披肩,赫然一个翩翩贵公子。

此人便是江东周郎。


冷风吹得酒微醒,微微顿了顿马速,周瑜扶额,心想,这么浓的酒意也是发生在好几年前了吧……


孙郎性情直爽,酒量也格外的好。但作为他的结拜兄弟,周瑜酒量却差到一杯即醉。

在战胜的庆功宴上被灌了好几杯酒,已有醉生梦死之感的周瑜软趴趴地伏在桌上,双眼迷离。

浑浑然中突闻一声中气十足的熟悉嗓音,让他顿时消了几分醉意。


“这几杯酒我代公瑾喝了。”

“伯符……迟矣……”


喃完这句,便昏昏然地睡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久,猛然察觉正被人背在身后,靠着温暖宽阔的肩膀,只要喊一声“伯符”,就立即会有令人安心的回应。岁月静好。


现在呢?对,他不在了。

再没有温柔的依靠,再没有交付身心的信任。

但战事不止,便只能疲倦地活下去。喝不得酒,便只能在喝酒时微合长袖,任酒水淌下,浸湿衣衫,像漫在脸上的泪痕……


听到淙淙的水声,看来似乎是快到了。

抬眼一望,江面在月光的照耀下泛着点点白光。天中有星,湖中似乎也有星。湖好似是天,天与湖没有边际,也是一番的水天一色。


但谁人会想到昨日在这里发生的战争呢。

燃成胭脂色的湖面,像是在山中染着的泼墨,在雄伟的船阵中赫然连成了一条巨大的火龙,烧逝着呐喊与不甘。连那浪花,也似薄刃一般,卷起了阵阵烟尘。

眼中只剩红黑两色交映,心中有热血在翻滚。


周瑜望过江面,明日,他们吴军就要渡江直拿荆州。江表一带势在必得,接下来还要往北渡去……


伯符,我不仅要为你守住整个江东,还要帮你打下半壁江山!


马绳一翻,策马扬鞭,笔直坚定地往熟悉的吴帐奔去。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接下来是意呆小学妹的感想↓


*过了快三个月了,最终提起笔写了一篇策瑜文。策瑜这一对兄弟吧,英年早逝,十二一轮回,在建安年间的起始与末端。义兄先去,义弟后跟,绕不过这一轮回……


*喜欢一个cp,总是有很多脑洞,但这次是第一次提笔写文……请别嫌弃










全文链接
 
 
 
评论(3)
 
 
热度(7)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