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百粉点文——孙肖】从某个时刻起

#谢谢@蓝桥春雪待君归的支持诶嘿嘿~(不知道手机能不能@得了……)

#这还是第一次写孙肖这一对,希望不会ooc嗯

#因为没有特别的要求,所以我就只能任意开脑洞了希望能喜欢●ω●

#有私设,文不对题系列,文笔太蠢……

#其实是孙肖孙了吧……我哪里写出孙肖的感觉了啊!希望别介意……_(:3 J∠)












孙翔其实是个很爱玩的熊孩子,而且也不可避免的,在小时候被灌输了会玩篮球、有肌肉的男生是最帅气,最能得到女生关注这个思想。所以少时的他为了让人对自己多加关注,基本可以耍帅的运动项目他都学了个遍。虽然在未来他几乎一个都用不上。

孙翔本身就很有条件,面皮不仅长得帅,身高也不错,就算只是一个长期坐在电脑前玩游戏的宅男,但它无论怎样的坐姿都不会长任何一点多余赘肉的精瘦体质能给他加上很多分。
而且孙翔也是一个很会关心队友的人,虽然有时太傻太二,基本看不出来什么,但实际上却是个心地很善良的好男孩。唯一不足的,就是他本人嚣张和傲娇的脾气有些令人难以接受。

但世界上总有一个人会包容你的一切,就如同转会过来的肖时钦。虽然一开始是出于无奈和各方面的原因而处处让着孙翔,但在某一时刻起,肖时钦觉得,完了,自个是真陷进去了。


嘉世出局的那段时间,整个战队的大家都很轻松,即使有叶修带领的兴欣跟在后面急急追赶,一直自诣为豪门的嘉世也完全不当做一回事。尤其是加入了肖时钦这位柴米油盐都要斤斤计较的战术大师之后,只觉得到加强的战队也没有了像以往对付联赛时如此认真正经的态度了。

而孙翔,生来就孤高骄傲的他本就无法忍受加入嘉世后一天天下滑的成绩,而到了现在,更是郁闷得无可复加。

所以在某次再次10:0赢了玩家队后,孙翔终于受不了了。他觉得自己必须得好好发泄一下情绪。

但是能做什么?
继续游戏进竞技场虐菜?开玩笑就这几天的数场比赛他都虐到想吐了。
上街狂购物?
笑话他一个大男生能去买什么,和女人一样去买零食么?还是衣服?
来一场饕餮盛宴?
虽说吃不胖但是吃太杂会进医院的……

想来想去都想不出好办法的孙翔,在无聊到处晃荡时经过一个公园,看见了一件让他很是怀念的物品——篮球架。

一时间,他的运动之血燃了起来,四下望望,发觉并没有人打算前来这里玩耍,于是他决定今天要把这一片篮球场给包下,好好玩玩。

这么决定好的孙翔说干就干,跑去隔壁的体育用品店买了一个充满气且价格不菲的篮球,追求完美的他还要了各种装备,以防万一。毕竟职业选手全身上下就那双手最是金贵,虽然也有靠着脑子和面相的,但那都是个例。所以这种一不小心就会伤到手的运动,战队从来都是禁止的。

当孙翔一切准备就绪前往目的地时,却意外的在公园的湖边看见了靠在栏杆上看风景的肖时钦。
觉得奇怪的他,不顾自己如今一身违反命令的衣衫,手臂还夹着一个崭新的篮球,呼呼的就跑了过去,一个健气的拍肩膀,愣是把人给生生吓得半晌都转不过头来。

“孙队?你这是……”
“啊,我忘了……你别说出去啊,难得我隔了那么久第一次产生想玩这个的欲望。小事情你要不要也一起?”
“我就算了……只是,我都不知道,孙队原来还会运动啊。”

肖时钦从上到下审视了一番孙翔的行头,捏着下巴笑得有点无奈。当然,这个笑容还摻杂了些许的不可思议以及轻微的担忧。

“我当然会啊!我又不是纯宅男……别看我这样,我小学时可是球队的主力呢!”
“是么,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
“哎呀不说了,再说就到吃饭的点了。小事情反正你现在也没事情干对吧,那就和我一起吧走走走。”

还没能回答的肖时钦被孙翔一个用力就拽了过去。
两人堪堪跑过去后却发现,场内早已被一群看似是中学生的年轻人占领了。

孙翔很不开心,二话不说就把环抱了许久的新篮球给大力扔在了地上,发出“嘭”的一声巨响,吸引了场内所有人的目光。

“喂,你们,这个场是我要用的。”
孙翔恶狠狠的对着看见他之后就有点目瞪口呆的年轻人们。

望着一片寂静的环境,预感到不好的肖时钦赶紧拉拉孙翔的球服下摆,成功把人的头拉低后,他抬头在孙翔的耳边低声说着把面容暴露出去后会产生的影响和后果,不出意外的得到一个有点慌乱的队长一枚。

但是这两人还没来得及撤退,就被一拥而上的年轻人给团团围住了。

“孙翔?肖时钦?我没看走眼吧,你们是嘉世的孙翔和肖时钦对吧?!”
“假的吧……”
“看起来挺像诶……”
“天啦!是真的!是本人啊!”
………………

望着越来越多惊呼着朝他们走来的大批粉丝,两人暗道一声不好,就赶紧撒丫子跑了起来。而这些年轻人一看自家偶像跑了,那肯定不干,连签名都没要到怎可能就此善罢甘休。于是他们也一起追着跑。

然后,公园内部就出现了一个奇异的长跑队伍。跟开火车似的,领头的两人后边稀稀拉拉排着一堆人,差点还以为是中国版的阿甘出现了。

但一直坐在电脑前很少运动的职业选手哪里可能跑得过经常在外晒太阳锻炼玩耍,正处于大好年华的年轻人啊,那根本就是分分钟被人追上来的事儿。

于是他俩跑不出去了。

看着周围一圈跟痴汉一样的粉丝们,肖时钦的脊梁骨感觉到一阵恶寒,连右眼皮都不自觉的跳了跳。

身为心脏组之一的他,预感其实是很灵的。就好像他才刚想到不能出什么事的时候,他本人就被粉丝们的一个簇拥给推倒在地。

身体的本能让他想用手把要摔倒的自己给撑起来,但身在人群中,推推搡搡的人们又有谁可以注意到已经摔下去的他。不出意料,肖时钦被人踩了好几脚,连眼镜都被踢出去给踩碎了。

随着一个尖叫,人群渐渐散开,而空出来的中心,是已经躺倒的肖时钦所在的位置。

现场的人无一不吓在当场,丝毫没有反应过来这时应该打电话叫急救车。
而孙翔一看到半边脸几乎都是血,颇为狼狈的肖时钦时,他一个脑抽,就把人横抱起来,快步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现场总算有人拿出手机开始拨打120,但等他们拨过去接通时,这两人早已不知跑到哪去了。

成功回到战队的两人没有顾得上一路对他们行注目礼的公司内部成员,孙翔抱着肖时钦一个跨步就冲回了他自己的房间。任留崔立等人在门外瞠目结舌,互相对望。

“你……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
把人放上床后,孙翔不知所措的站在一边,直到肖时钦闷哼出声后,他才反应过来自己一时着急干了什么。

“没事……孙队你有毛巾么?麻烦帮我沾点水,我想擦擦脸。”
肖时钦虽说脸上都是干涸的血迹看起来让人很是心惊,但实际上那只是血流得多了点,他只不过被破碎的眼镜玻璃给划了一道口子在左脸上而已,又没有把玻璃留在里面,所以并不是很严重。

“哦……你的手……手没事吧?”
“没事,没伤着。”

闻言,他稍稍动了一下手腕,发觉并没有痛感,只是手掌心被轻微擦红而已,连皮都没破,麻痒的感觉和此时此刻坐在孙翔床上的肖时钦内心感受一样。

一时无话,沉默的房间里除了肖时钦用毛巾擦脸的摩挲声和细微的吃痛声外,再没有任何一点声响。

“我……对不起……”
晌久,孙翔才挠着头,小声地说了话。

“孙队多虑了,又不是你的错。”
“可如果不是我这样做……你也不会……”

孙翔边说着,边走近床铺,用左脚的膝盖抵在床单上,压出一个圆形的凹陷。他凑近肖时钦,好看的凤眼直稍稍的盯着对方的脸,像红外线一样细细扫过。直到视线定格在一道浅红的伤口。
他不自觉的用手抚上这道伤口,小心翼翼的摩挲着,秀气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疼么?”

他轻轻地出声,生怕会把人吓疼一样,吐露出的暖和气流尽数喷撒在肖时钦的脸上,触感有些酥麻。

那一瞬间,肖时钦发现,他的心里好像被什么刺中一般,有种暖暖的酥痒感,既酸涩又甜蜜。
而这些感情全部都是由眼前的人所带来的变化。
他觉得,自己好像一不小心就陷进了一个看不到结局的莫比乌斯环。

于是,肖时钦,现嘉世副队长,一位机械师兼战术师,准备要开始一场通往未知结局,名为攻陷孙翔的长期征程了。


全文链接
 
 
 
评论(11)
 
 
热度(16)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