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扒一扒我的老师们之间的友♂情(4)

#果然写不来长篇啦我放弃qwq
#权当一个系列的短篇好惹……
#没梗没剧情没时间,八成不会继续写下去?
#【真实的故事】
#有私设,ooc【每次都要说一遍以防万一】


























最近天气反复无常,早晚温差大,阴晴不定的气候总能滋生出许多病菌。

对于幸运值一般的普通人来讲,多注意点就不是个事;但对于生活不规律,体力几乎全废的死宅来说,那就是个大事了。尤其是在如今工作任务那么繁重的时候,一不小心来个小感冒之类的,那简直就是跟重伤躺医院一个等级的了。

很不幸,叶修就中枪了。

早晨六点,和煦的日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透出,打出的一缕金黄丝线照在床上睡得正酣的人。
叶修被手机铃声叫醒,还处于模糊状态的脑子辨认不出,只当是闹铃,一甩手,“啪叽”一声就给关了。
但这个闹铃似乎认了死理,打算不把叶修彻底叫醒就不甘心,坚强的响了又停,停了又响。

终于,嫌烦的叶修愤怒的抄起手机打算扔出去时,两眼一晃看到了屏幕的通话界面,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苏沐秋打电话来时的特定铃声。

一接通,电话那头立即传来了清新的,带着笑意和无奈的温柔嗓音。嗯,表面上。

“昨晚上想我太深把持不住了吧,这个点还不起来你想被扣工资然后等我包养你么叶修大大。”
“……你妹的苏沐秋,现在才6点!哥的上班时间是7点半!在外面玩疯了连工作都忘了吧你,资本主义罪孽深重啊等着被我们这些工农阶级批斗吧。”

被彻底吵醒的叶修也不睡了,一如既往的每天早上都得和苏沐秋来一发早安嘲讽剧场。但这一次的剧场时间持续不久,就被苏沐秋一阵严肃地打断了。

“怎么声音那么嘶哑?感冒了?”

没能瞒过苏沐秋,叶修挠了挠头,无所谓的说道:“不就是喊得大声了点有后遗症了么,没啥大事。再说了哥身体健康着呢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感冒?”

“……叫沐橙监督你吃药。无论如何都得注意一点,现在可是到处疯传着埃博拉病毒啊喂。”
“苏沐秋大大你傻了吧,人埃博拉在非洲呢离这儿十万八千里,难不成是你被感染了?千万别回来害人啊。”
“滚!懒得和你废话,上课时注意点,再不济就去借小蜜蜂,别逞能。我先挂了,记得吃早餐吃药啊!”
“知道啦就你多事,哥会照顾自己。再说了,这不还得保持好身体等你回来干几发呢么。”
“叶修你妹!”

窗帘已被拉开,朝东的窗户正对着冉冉升起的太阳,耀红的光亮照得人暖暖的。
叶修举着手机坐在床上,眯着眼睛看向太阳,满脸都是温柔的笑颜。

早读时分,明明刚刚还阳光明媚的天气转眼就开始黑云压城,狂吹北风。
连课堂都带着一份沉闷和抑郁,安静得不像话。稍有说话声的,也只是到处转头问附近有没有外套借来披一披的。

叶修的课是二三节连堂,身为人人深恶痛绝的数学科组长,连他的存在本身都让人有种看到脸就想脱鞋扔过去糊脸上的冲动。
但他的教学能力是一顶一的好,所以其中也不乏真心爱着他的学生。至少作为班主任他有时还是很招人待见的。

本来就患上了严重的流感,声带都发出警告了,可叶修还是我行我素。边从教师宿舍散步去教学区边抽着烟,不习惯吃早餐,更不会记得要吃药这种事。

每天例行长时间的扯废话来鼓励(嘲讽?)学生后就开始正式上课的叶修从来不用教师的好朋友——小蜜蜂。他觉得传出来的声音太失真。过于虚假的机械声虽然能将音量扩大好几倍,但是缺乏感情,如出一辙的电流音会让学生加速困乏。

“咳……今天嗓子不太好,声音又小又不好听,但是大家就算再不爱听也不能堵起耳朵睡觉啊。都打起精神上课。”

一节课40分钟,叶修一刻不停的在讲着知识点和练习题的解法。学校规定的教学进度非常快,快到让他没有任何空余时间停下来等学生将作业进度跟上。只能不停的赶,赶到要把一分钟掰两份花还不够。

讲台上没有准备水,口干舌燥的叶修第一次和学生们一样期待着下课铃的响起。但是身为一个人民好教师,他的荣耀不可能被这点小事打败。所以他坚持了下去。讲到最后,声音嘶哑得连学生都忍不住开口打断他的讲课,说道:“老师您看都快下课了,要不先去喝口水咱们下节再继续吧?”

叶修几乎发不出声音了。
他看了看墙壁上挂的时钟,只好点头同意,用并不好看的粉笔字列了几道待会要讲的数学题,让学生们趁着这会写写,免得到时看题都要花上半分钟,讲解完毕后还一头雾水。

他本想再开口说几句话,但此时他只能做出口型,发出的声音已经变成了类似“嘶——嘶嗬”的电流声。
他想着待会肯定讲不了课了,这时候所有老师都在忙,没人可以替他上课或换课,该如何是好。

叶修一边沉思一边走向办公室,连他自己的办公桌此时正坐着一个翻着他教学笔记,西装笔挺的帅气人儿都没发现。

“叶修。”

直到苏沐秋出声喊了一句,叶修才猛然回神,发现他此时已经坐在了苏沐秋的大腿上。

[抱歉啊我刚在想事没看到你。]
叶修说不出话,只能摆摆手做个口型。

熟悉如叶修的苏沐秋立即把前因后果和叶修正在想的事全都分析出来了。
他皱了皱眉头,拿起当初他俩一起买的情侣马克杯就去不远处的饮水机打了温水回来开冲剂。
幸亏他想到会有这种可能性而提前烧了水还买了药,但是没想到居然可以严重到这个地步。

将冲剂泡好后,苏沐秋打开袋子,一盒又一盒地挑拣着叶修该吃的药。在把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后,苏沐秋一抬眼,就看到叶修笑得连眼睛都眯了起来,用口型问:[何时回来的?]

“就刚刚到的。电话里听见你感冒,沐橙肯定没时间管你,你自己也肯定不会乖乖听我话,我不就只能赶紧把事办完赶回来了么。”

[哟,这么关心我啊,苏沐秋大大苏得哎,我心都酥了。]

“废话,怎么说你也是我苏沐秋共同生活了十几年的恋人。我们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继续下去呢,万一一个照顾不周你就这么病死了我可不想陪你一起。还有我家沐橙都没嫁人呢……”

絮絮叨叨的话语还未说完,就被叶修一个冲上来,看准目标亲了上去。

手里拿着微烫的冲剂和药物不能将人揽入怀里,苏沐秋感受着叶修怀抱的加紧,闭上眼睛享受着唇舌间的追逐嬉戏,贪婪地汲取已经几个星期未见面的恋人的气息,在空旷的办公室里尽情的迸发出暧昧又甜腻的氛围。

一个吻结束,叶修略带喘气的讲着[苏大大麻烦你喂我吃药呗~]。
苏沐秋挑了挑眉,顺着他的话就把药给喂了进去,一滴不漏,极尽缠绵。

课间操的铃声响起,办公室里陆陆续续的开始多人起来。苏沐秋因为叶修的状况,只能替他去询问有哪个老师有意愿换课的,但所有人都表示抱歉无法调节。
到了最后快上课时,苏沐橙才听说了自家哥哥已经回来,悠闲的跑到数学办公室里把这个重任担了过去,任由这两个几个星期没见面就腻得不肯分开的哥哥回家去做些爱做的事。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28)
  1. 霜天 影炎嬴曌_八世 转载了此文字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