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扒一扒我的老师们之间的友♂情(3)

#总觉得写不出长篇的感觉啊...

#这个梗又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喻文州回来后的当天,没有过多休息的他照样起了个大早,打算赶去班里转上一圈,看看出差的这几日班内有没有出现什么乱象。


早上7点的天气是颇为凉爽的,清凉的微风吹拂,鸟叫的声音清脆且响亮,书声琅琅的氛围给这个校园增添了许多青春的气息。


在外面的走廊巡视了一周,把没睡醒的学生给吓醒后,喻文州满意的转战隔壁班——黄少天的班级。


本想和人道早安的喻文州朝里面搜罗了一圈,意外的发现黄少天竟然没在班里监督早读,觉得奇怪的他仔细想了想,慢慢回忆起昨晚上的事。


因为火车出了问题而回来迟的喻文州怀揣着一点小心思到处看了看,在没有发现黄少天的身影后松了一口气,却又略略的感到失落。

等辛苦地拖着行李箱和满手的礼品袋走出站口时,他眼尖的发现靠在门口边柱子的人,嘴角不禁扯出一个弧度。


“不是说太迟了叫你早点睡么,晚上凉也不会多穿件衣服再过来。”

走至靠在柱子上因为有点冷而缩着肩膀的人,喻文州放下手上拿的东西,脱了外套披在黄少天的身上,无奈地嗔怪着。


“嘿嘿这不是想早点见到你么,再说了你看看你买的这堆东西不也得找个人帮你搬嘛对吧。诶对了文州你都买了什么啊怎么这么多。啊,也是,毕竟你是去古城嘛肯定会有很多人叫你帮代购的,上次我还看见苏妹子和云秀在讨论哪个饰品好看呢......”

黄少天掖了掖鼻子,笑得开心的同时也不忘爆出一堆文字泡。

把披在身上的外套拢紧后就蹲下来一袋又一袋的扒开来数着。

“我看看有什么啊,香水、镜子、吊坠、丝巾,这些是云秀的吧,居然叫你帮带那么多简直太过分了,哟还带着香味啊,还不错嘛真不愧是我家文州就是有品味;这些零食和土特产怎么每样都有三份啊,还分开包装,给谁的啊?呵呵这个诡异的东西一看就知道是谁的了;噗哈哈什么鬼啦这些可怕的钥匙扣,文州你心太脏了;卧槽这些大型的海报和成套的漫画是怎么回事文州你带过来不嫌重啊;诶?这个是什么?”


一边翻还一边吐槽各人托喻文州带回的礼品,不得空的黄少天直到翻出一个看似很高级的有黑色丝绒作为外包装的精致小盒子才停下来。


“好啦少天,太迟了我们得赶紧回去,明天还有课呢。”

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喻文州轻轻拿过黄少天手上的盒子,塞进裤袋里头,温柔的笑着盯向对方的眼睛,直至黄少天忽感浑身发冷才离开。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啊?

得出结论的喻文州更加疑惑了。他们两人因为时间关系难得的什么都没做,很平常的互相道了晚安后就回到各自的宿舍睡觉,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发生任何突发状况。那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看了看班里的黑板一边写着的课表,第一二节就是黄少天的英语连堂,而且这个时间点也快过了早读时间,再不出现的话万一被巡查的领导发现,黄少天肯定会在每周五的例行班主任会议里被点名批评而且最重要的是扣工资。

喻文州表示自己还暂时不想听见黄少天喝醉酒后的哭诉。


连续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喻文州开始有点着急了。

虽然自己第一节也有课,但为了黄少天,他决定赶时间回一趟宿舍,亲自去把人给叫起来。


刚想这么做的他突然感受到了手机的震动,拿起来一看,屏幕上赫然写着“少天”两个大字,松了口气的喻文州接起,还没说话就听到一个带着点哭腔的焦急声音传来。

但是等接受完毕来自黄少天大批量的文字泡后,喻文州很不负责任的笑了出声。


“文州!文州快救我!!!张佳乐那个傻缺!二逼!他的幸运E都传染给我了啊!!他!他居然敢把我锁在宿舍里!还把钥匙带走了!我出不去了啊!!!现在困在宿舍里出不去了啊文州快救我!要上课了我不想被叶不修那个混蛋嘲讽还被韩文清扣工资啊好可怕!!!”


最后,喻文州带着温婉的笑意,宛如天神一般拿着钥匙打开了门,见到了像小狗一样委屈的蹲在门后碎碎念的黄少天。

本来就长得帅气的喻文州在当时几乎快绝望的黄少天眼里简直就是一个从天而降的天使,带着他的爱他的未来他的守护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10)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