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扒一扒我的老师们之间的友♂情(2)

#看着不像连载但实际上每一篇都有关联的真的!〔好吧我写得很乱……_(:3 J∠)
#话说文笔越来越小学生了怎么破……qwq
#ooc注意
#这又是一个【真实的梗】(话说我要不要等以后写多了把这些梗都详细介绍一下呢?)




















炎炎夏日,气温急剧攀升,连蝉鸣都耐不住燥热而噤声。
但即使是令人大汗淋漓的毒辣日头下,也依然有一群人毫无畏惧的挥洒汗水与青春。没错,就是一年一度的高一新生军训期。

“这一题的题干强调了价格没有变化,所以在货币贬值的情况下需求应该……”
早晨10:40,静谧的教室里除了大功率的风扇运作声之外,只有一个响亮却不刺耳的清丽男声在不停响动。
如罗蕾莱的歌喉一般动听的嗓音却在不停地吐着最为让学生痛苦的字眼。

突然,在张佳乐高昂的音调里生生插进了一个洪亮且充满磁性的男声。把伏台睡得正香的学生从梦中唤醒的同时也打断了他的授课。

“立正——!”
“……然后这里……”
“稍息!”

“……我们继续讲……”
等了一会儿,没再听到号令声,张佳乐松了一口气,正想拿起粉笔准备开腔时却又被硬生生地哽了一口气在喉咙里半天吐不出来。

“很好!现在原地解散!”
“……咳,这位教官嗓门挺大,但我们不能受到干扰,要给高一的学弟学妹们做个好榜样。都回神看试卷了啊。”

为了把听到外面的声音就精神振奋,朝着窗外探头探脑的小兔崽子们的心思给唤回教室,张佳乐不得不再次提高音量,并伴随着手指敲打台面的声音。
多媒体的大型讲台是合金做的,稍微用点力去敲打都会发出很大的声响。所以总是会有许多老师用这个方法来震一震学生。

许是动静大了点,刚被解放的小高一怀着好奇心偷偷地跑近高三教学楼里的走廊,来围观他们的学长学姐们的上课姿态。

这下好了,整个班一下就闹了起来,吵哄哄的声音让张佳乐无论怎么喊都压不下去。看了一眼挂在右上角的时钟,发现还有五分钟就下课了,只好无奈地放下原本计划这节课讲完的政治周测,转而坐在高凳上偏头看向外面那道迷彩的风景线。

随着铃声的响起,没等张佳乐喊下课,班里的些许学生就自觉的站起来,然后一窝蜂的冲了出去,整个班连一个上来问问题的人都没有。

张佳乐默默叹了口气,略微清了清嗓子,发觉有点嘶哑。毕竟截至这个时间点为止,他已经连续上了四节课。从来不用小蜜蜂上课的张老师就刚才不小心吼的那几声终于是轻微伤到了声带。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在往隔壁另一栋楼的办公室走过去时经过了打断他上课的班级,于是颇感怨念的张老师朝着那位教官狠狠地瞪了一眼,却没想到被人捕捉到了目光。

张佳乐有些发征,他无措的看着朝他走来的年轻教官。

看起来就觉得很狂放的教官步步生威,傲气的步伐硬是走出了一副大将风范。
孙哲平穿着修身的陆军常服,背上被汗打湿的地方尤为明显。帽檐下早已被汗水湿透,却固执的不肯摘下。毕竟在烈日下教导一帮熊孩子着实让他感到有点累。
他按着标准规范的步伐一步步往前走,像踏着阳光为他铺下的道路,一直向前,笔直地走到这条光辉路途的终点——张佳乐的面前,然后开口:
“你好。”

“你好。恕我直言,你刚才的号令打断了我的上课,麻烦请你们以后找地方训练时别在教学楼附近,会吵到高三学习。”

扫了几眼来人后,张佳乐毫不畏惧的伸直腰板,挺起胸膛,直勾勾的看着对方的眼睛。就算和人差了一个个头,也依旧想让自己显得很有威严。

孙哲平听到这句话,皱了皱眉头,一脸严肃的样子让张佳乐以为惹怒了这个当兵的。看着人把手伸进裤带里时脑里还幻想着会不会抽出一支手枪之类的黑帮威胁专用的道具。

“……你的声音哑了,以后上课时多注意点,别喊太大声。”

正准备闭起眼打算来个“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的张佳乐听到这句话后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直到手里被人塞进一个小小的圆圆的东西才回神。

手心里平放着一颗润喉糖,薄荷味的。

征愣的张佳乐看向有点害羞的孙哲平,确定他并不认识这位年轻的教官,即使他们的年龄相差不大。

“咳……那什么,其实我过来这边前有听到你上课的声音,觉得挺好听的,所以……抱歉刚刚打扰你上课。”

被学生喊过去参加游戏的孙哲平挠了挠头,回给张佳乐一个微笑后就快速离开了,留下张佳乐一人傻傻站在平地上被太阳灼着,直到最后一节课的上课铃响起才反应过来他还没回办公室收拾文件,于是匆匆离去。

兴许他们还不知道,就这样一个普通到极致的初次见面,直接铺垫了他俩未来的交际和将来要一起度过的日子。这些以后再谈。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5)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