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牙齿痛到想死是什么感觉 梗(三)【全职全员】

#诶嘿我又来写这篇了~应 @蓝桥春雪待君归 的要求,就再来一篇惹www

#顺带...因为一篇就写一组cp怎么都说不过去,所以新增加了几对,但因为是第一次写,掌握不好可能会ooc【尤其是双鬼!会很雷也说不定】所以请大家看完后千万别打我qwq

#对了再说一遍以防忘记...有cp倾向的都是已成恋人事实设定

#想玩玩看欢乐的删除线【即使写得并不欢乐orz






张新杰的场合


一向恪尽职守,严格律己的张副队,是最不可能会发生牙痛之类的事情。大家理所当然的这么认为,所以当真的出现这种情况之后,霸图的大家只能用震惊和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他们可敬可亲的副队长。


一大早就犯牙疼的张新杰在苦恼自己最近到底吃了什么才会犯病的同时,看见队员们一直用讶异的眼神盯着自己,只觉得一阵心烦。

不过霸图的第一牧师一难受队员们也不好受。毕竟张新杰也是一个管事的,而且也只有他才能制得住狂暴的队长韩文清。


心躁的张新杰不停的操作着鼠标和键盘,却频频犯错。等他再次一个操作不到位从山崖上摔下来时,第一牧师怒了。

和韩文清说了一声:“今天的训练我申请请假。”后便直接离开了训练室,留下一干目瞪口呆的队员们。

而韩文清只是眼一瞪,说了句“好好训练,不准偷懒。”就追了出去。


在走廊上截住了正欲往房间去的张新杰,韩文清一个用力就将人拽到怀里,低声问了句:“很疼?”

张新杰靠在韩文清的怀里,推了推眼镜,说道:“还好。”

“你总爱自己扛事儿。等我,我去给经理说一下就陪你去医院。”


一直是行动派的韩文清在说完后吻了吻张新杰的唇便径直离开了。而留在原地的张新杰不自觉的扯开嘴角,笑得温柔,感觉一早起来的心烦气躁瞬间就没有了。


在目送自家队长的身影离开直到看不见后,副队长才带着微笑缓步移开。






卢瀚文的场合


“小别前辈快来PK!我这次一定要打!!.......”

在竞技场等候许久的卢瀚文一见到刘小别进来,就元气十足的开始大喊他万年不变的口号。只是这一次没有说完整。


虽然嫌烦却从来没有开口阻止过的刘小别听到突然静默下来的对方,疑惑地问了一句:“怎么不说了?被抓包了?”


毕竟他们两个约战不可能挑在训练中,只能是训练结束后到临睡前的这段短暂的时光。但因为两家战队都不太支持休息时互相找对手PK,尤其是蓝雨一直宠着的小孩子卢瀚文,生怕他累过头减短职业寿命。因此队长喻文州一直都禁止卢瀚文私下找刘小别PK。虽然被抓包过很多次大家都睁只眼闭只眼了。

但怎么说被抓包也不是好事,况且还是一个那么心脏的队长管着,刘小别还是很担心的。


“.......小别...前辈...呜....”

抽抽噎噎地叫出平时的称呼,卢瀚文一个没忍住就哭了出来。

“诶!怎么了?!你别哭啊!”

在电脑前的刘小别第一次感受到了慌张却没有办法解决的苦手感。

“疼...好疼!呜...”

没敢大声哭出来的卢瀚文一直是呜咽的状态,没有法子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怎么疼了?哪里疼了?你到是说啊!”

刘小别着急的开始跳脚了。


急得团团转的刘小别没有听到对方任何的回答,只是清晰却细小的哭声一直萦绕在耳边无法离去。

焦急的刘小别智商终于上线,想起要找战队的监护人——喻文州去卢瀚文的房间里看看。便尽量冷静地对对方说了一句:“你等等,我现在就去叫喻队过去。”


“别!”

还在哭泣的卢瀚文急急忙忙的回了一句,然后吱吱唔唔的说道:“队长...队长一来就会被发现,这样...这样我以后就不能...就不能和小别前辈痛痛快快的...打一场了。”


沉默一会后,刘小别才缓缓的说:“傻瓜,我可舍不得你出事。就算被抓我们以后还是会有机会的。”

“嗯......”

然后刘小别爆尽一生手速打了电话给喻文州。


等到事情全部结束后,刘小别才知道,原来让他心惊胆颤那么久的事情居然只是因为卢瀚文这个小孩吃多了糖果得了龋齿然后在和自己说话时咬到才疼得要命,直接哭了出来。

事后,在他们夏休期见面时,刘小别给卢瀚文的回应就是一个暴栗加约会时自己吃冰淇淋而不给卢瀚文吃,让他流着口水嫉妒地对他大喊“小别前辈欺负人我要和你PKPKPKPKPKPK!!!”







吴羽策的场合


虚空的大家今日也在副队女王的威压下依旧欢乐。

只是今天的女王气场略微有点太过了?


“阿策,你今天怎么了?”

身为战队队长兼女王殿下副队的情人,李轩觉得自家的恋人今天很是不对劲。

“没事,烦着呢别来吵我。”

“.......哦......”


疼痛感使吴羽策陷入了一种焦躁的境地,然而自己的爱人还傻呆呆没有发现异状,这更让吴羽策觉得一整天都不会好了。


“我先走了。”

忍到了训练结束,吴羽策只想着能赶紧去外面的医疗诊所看看顺带拣点药吃。急着走的他没有发现一直尾随在后的李轩。


跟着吴羽策七拐八弯的走,满腹疑惑的李轩直到看见吴羽策进了一家私人诊所才猛然震惊,他亲爱的阿策生病了。

站在路灯下直到人拿了药出来后才反应过来的李轩一把冲过去,拽住吴羽策就往一个没有路灯照耀的黑暗转角里跑。


被吓到的吴羽策想甩开被紧紧抓住的手,却感受到了对方的颤抖。

“阿策,阿策...阿策你...你何时生病的?生的什么病?严不严重?”

看到是李轩,吴羽策放松下来,却在看见对方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的时候慌了神,急忙说道:“想什么呢!我只是牙疼得受不了才去看医生的。没什么大事!”


征愣在当场的李轩只是呆呆的看着吴羽策,然后用手抚上了已经摸过无数遍的脸颊,最后傻傻的说了一句:“我...我回去后会好好待你的!”


从那之后,虚空战队的大家都可以看到自家队长一脸温柔的给满脸傲娇的副队端药送水,然后再趁着副队不经意间来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队员们表示累感不爱只想举起火把。








天了噜....双鬼被我毁了..._(:3 J∠)_

全文链接
 
 
 
评论(3)
 
 
热度(37)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