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奴良陆生,下定决心要成为奴良组三代目不动摇

#说是阴阳师的同人,其实更偏向于滑头鬼

#从初中刚开始看就一直想写的梗,开屏看到这个活动后就想起了当年的心情,趁势来一发

#话说陆生的水仙要怎么称呼?夜昼?

#以及陆生的时间线是在打旧鼠之前,因为很久没看了所以可能有一些出入

#我流阴阳寮,私设多,ooc,雷慎入

#一发完结,文笔渣无法写出心中所想真的是太痛苦了














自从上一次为救鸩而紧急化成夜陆生并成功得到一个追随者后,昼夜的两位少主不知为何变成了可以通过庭院的樱花树来进行对话的关系。



奴良陆生觉得心累,他不是不知道自己黑夜的另一个存在,但他选择忽视。

在孩童时期为了保护如今的同学而说出要成为三代目的豪言壮志,在年龄的增长下,这段记忆越发清晰,感受到的担子也越来越沉重。

尤其是自小就陪在他身边,深深信任着他的雪女、青田坊一流,从来就将他当作三代目继承人来对待。


如今收了鸩作为百鬼夜行的第一位,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运转,各种各样的事件逼着他成长,逼着他去接受流着妖怪之血的另一半自己。







奴良家的大宅,是奴良滑瓢所创立的奴良组总部,一般来访的,都是各地知名的大妖怪,很少有人类愿意踏进这座看起来阴森古老的宅邸,总觉得靠近了就会沾上些不太好的东西。


然而今天有些不同。


家里的小妖怪们一个个都扒在门边,不然就是躲在院子里的角落,满满当当挤在一块,像是在躲着什么,但探头探脑的样子更像是好奇却不敢接近。



回到家的陆生一进大门就看到此番景象,他疑惑地抬头望去,却正好和母亲对上眼。

奴良若菜温柔地和儿子打招呼,唤着还未来得及回房换下衣物的陆生来与客人见面。




是一个穿着阴阳师制服的女人。


他不想知道他的母亲为什么会认识一个阴阳师,而现在他只想在这个女人犀利的眼神下离开这里。


被看透的感觉很不舒服。

在这个女人的眼里,他看见了自己的半身,那个白发红瞳,长相比现在这个平凡的自己要帅气得多的妖怪。





“那么,陆生想不想去?”


被母亲温柔的声音唤回神的陆生不明就里的“啊”了一声,却得到了怎么可以在客人面前发呆的嗔怪。



“你想不想去散散心,看得出小少主最近有很苦恼的烦心事。”


女人开口道。



“我……”

“我知道你在烦恼什么。既然想不明白,为什么不直接去亲身体验一下呢?”


女人打断了陆生还未出口的拒绝,从宽大的衣袖抽出了一张画符,和一份说明的卷轴后,随即和若菜开始了家长里短的唠嗑,把仔细看完卷轴而坐立不安的陆生晾在一旁,独自混乱的思考。



直到吃完晚饭洗了澡,按着几日来的习惯,陆生坐在廊前盯着樱花树发呆,被随着月光踏着夜色而来的自己喊醒。



“平安京妖气盛行,即使是四分之一的你,也不用担心只在夜间变化的自己会被归为异类而被人排斥。”


妖冶的红眸子斜睨,杯盏的清酒和着夜风荡起波纹,樱花瓣如落雪般迷乱了他的眼。






“去看看也好,多认识一些大妖怪,给你自己的百鬼夜行多招揽点妖。你可是要继承老朽那妖怪总大将名头的奴良组三代目啊哈哈哈哈哈。”


奴良滑瓢享受着儿媳妇给他斟的酒,听到自家孙子的请求二话不说就答应,似是醉酒泛红的老脸总让陆生觉得自己的爷爷不靠谱。


“不过另一个时空啊……这个阴阳师有点能耐。想想看老朽认识的阴阳师里,连秀元都没法做到吧……”





陆生没去理会已经躺倒在地的爷爷喃喃自语,他端正的跪坐,沉默地看自己的母亲将餐具收拾干净,思考要如何开口。



“过去要多加小心,虽然陆生很厉害,妈妈的朋友也会照看你,但在不能带冰丽他们前去的情况下,还是要多注意自己的情况哦,尤其别生病了,不知道那边是不是也和现在一样冷呢。”


若菜端起碗筷,临走前笑着叮嘱他,就像是明天要送孩子去秋游一样平静。



他虽然觉得自己的母亲神经比较粗,而且因为嫁入了这种妖怪之门,所以才会对这类事情不敏感。但从小到大,他自信从未在母亲眼前变换过的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母亲才会觉得身为人类的他会有能力在一堆不认识的妖怪里平安的存活下来。

难道是天下所有母亲都有的对自己亲骨肉的盲目自信?



似乎是看出了陆生纠结的想法,若菜转回身跪坐在他的面前,将手上的东西放在一边,身子前倾将他的儿子揽进怀里。


“你是我诞下的孩子,而我是奴良组二代目头领的妻子,可别小看了妈妈,更不能小看自己哦。妈妈清楚着呢。”

“陆生,要玩得开心哦。”










磨磨蹭蹭告别了已经将眼泪结晶成块砸下来的雪女,和一直叫嚷着要跟过去保护自己最后却打起来的青田坊、黑田坊,以及比他的母亲还要唠叨的首无和毛娼妓,背上行囊的陆生苦笑着推了推眼镜,忐忑不安却期待地站在卷轴的阵法里,随手甩出空白的画符,临空画出了一个五角星,在“我出发了”的回音里,整个人化成蓝白色的碎片,在一阵烟雾里消失不见。



而当他再次睁开眼时,他已经站在了原先见过的女人面前,一旁还站着一位俊秀的阴阳师。



“介绍一下,这位是安倍晴明大人。他是现在的平安京里统领百鬼之人。”



安倍晴明,这赫赫有名的名字他当然听过,虽然都是些不太好的话。

但毕竟都是从妖怪嘴里听过的,作为以除妖为业的阴阳师,妖怪们当然不会对他有什么称赞。


但对目前的陆生来说,他还是很开心没有一睁眼就见到那些不认识却极爱恶作剧的妖怪,虽然自己的身份对他来说可能和被收作式神的那些妖别无二致。



“四分之一的血统,只在太阳落下后的夜晚才会变成妖怪之身的人类,对明明应该是同伴的妖怪所作所为不赞同,本就是身世显赫的少主却不愿继承家主的位子。矛盾结合体,当真是有趣。”


晴明笑着收起扇子,在看见来人有些紧张和戒备的神情后,他拍了拍陆生的肩膀,请人一同前去会客室里喝杯茶,顺带参观一下这座住着许多大妖怪的阴阳寮。


“无需紧张,在下和你一样,同为妖之子,也统率着百鬼。虽然性质可能和你们不太一样,但大体都是相同的。就让我们好好相处吧,希望你在这里过得愉快,顺利解决心中的迷惑。”



召唤室的门外,日光大盛,一下抵不住耀眼光芒的陆生抬手想遮眼,却发现已然长开的骨架。

在自己还未察觉之时,竟在白日里变成了妖怪之身。





这里的妖怪气息和他所处的时代非常不同,到处都是好奇的视线和咧开的嘴角。角落里的红目不会减少,四处八方传来的窃窃私语也不曾断绝,投向他的一切都充满了恶意的窃笑和蔑视。


陆生握紧了爷爷给予他的弥弥切丸,身为关东一带的大妖怪头目,他竟然会觉得在这里行走有种难以言喻的压迫感。除此之外,就是更加难以言说的,从内心深处,从滚滚血液里带给他的兴奋和天生的战斗欲望,以及征服欲。




眼前的雪女无论从外貌还是性格,都是一个真正的,十足十不会被认错的雪女。

陆生拢起袖子跟在漂浮着的妖后头,闲庭信步地一边观察四周一边在心里默默推翻着自己从小到大对身边熟识妖怪的认知。


不得不说,平安京的安倍晴明当真是这里的魑魅魍魉之主,听过的没听过的,认识的不认识的,即使是性格不好相处见面就打的妖,也会碍着这座宅邸主人的面子,而平和地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尊敬地称呼一声“晴明大人”,臣服在安倍晴明的威严之下,以他的“畏”成为降服众妖的象征。



这就是爷爷和母亲想要让他看到的光景么?

奴良陆生不禁思考。


他得承认,他见到了这些或妖艳或帅气,或强大或弱小的妖怪屈膝躬身,心甘情愿跟随一位领头者是很让人心动的,但似乎总少了点什么必须的条件,可以让他下定决心接受自己身为妖怪的另一半。




“奴良君,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出阵?想让你看看我带领的百鬼夜行。”


安倍晴明卷起手中的佛珠,随口吩咐下去,准备攻打八岐大蛇。




陆生没有跟在这冗长的队列后面,而是站在一旁,举着晴明赠予他的红伞,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盛景。



在最前方缓步行走的安倍晴明优雅地吹着笛子,两边分别是他器重的鬼女红叶和青行灯,捂着嘴唇笑盈盈的与身后跟着的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搭话;姑获鸟的身边飘着雪女,下边还凑过来一只金鱼姬;大天狗和妖狐似是在吵架,在后边听着他俩对话的座敷童子笑得直往一旁的惠比寿身上靠。




烟雾缭绕,一长串的队伍在远处看起来就如同天仙过境,然而无法忽视的红眼和诡异的笑容极易摄人心魄,如同色彩斑斓的毒蘑菇,美丽而又充满危险,让人不敢轻易靠近。

这就是百鬼夜行,属于平安京的安倍晴明带领下的百鬼夜行。





强大的式神总是能很快结束战斗,却因着需要许多资源,而一直战斗到了晚上才收队。



“听说奴良君儿时曾说过这样一句话。”


安倍晴明领着百妖带上一堆战利品返回阴阳寮,看到庭院里那颗缀满花瓣的樱树时,扯住了陆生,唤来纸人准备好酒好菜,两人就坐在下方赏樱观月,推杯换盏。



“我记得。”

“既然身为人类的我无法带领你们,那我就化为妖怪,成为魑魅魍魉之主,将这世上的一切妖物全都收于身后,成为我带领的百鬼夜行的一员。”



陆生看着手中漾起波纹的清酒,忽的想起那夜他与鸩交换的杯盏。


他抬头望向圆月,这里的樱树是无法看见总喜欢躺在树上喝酒赏月的另一个自己的,更何况,那就是现在的本人呢。



他摇头笑笑,其实从小开始,心中的目标就没变过,只是一时间被人类生活恍惚了眼睛,遮住了他如同红宝石般清澈的眼瞳。



奴良陆生对自己的目标,一直都是要成为奴良组第三代头领,以人类的心情,驱使着妖怪的身躯,堂堂正正的带领属于自己的百鬼夜行。

这一点,从未改变。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78)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