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万圣节就应该糖和恶作剧都要

#是群里万圣节的活动文

#cp是堀川婶,有私设,老梗,OOC慎入

#私心为群里宣传一波,大家快来玩!→103135258





现世正准备过一个叫做万圣节的节日。

审神者向来对节日不敏感,也没有什么人可以一起过,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的她最多只能感觉到周围的同事似乎比平常兴奋得多。在无意中听见的对话才知道,该准备一些糖果和礼物带回去给本丸里那些比自己这个年轻人还要走在时尚潮流前沿的刀们了。



审神者虽然有预想到,却没料到大家对这个节日的火热程度超过想象。


她刚从时间空间转换器出来,就得到了小短刀们的飞扑。

一个个打扮各异的小可爱们扑闪着大眼睛笑嘻嘻地把手上的糖果摊开来给审神者看,她惊讶着还未反应过来,就被这帮付丧神以极高的机动塞满了双手。



“这是......?”

“我们的糖果是小乌丸和烛台切大人远征带回来的,现在转给您。因为看起来您也不会像是说那句话的人。但节日传统还是要遵守的哦!”

“我们其实可想听了呢!作为岁数大的一方。”



然而还没等她说话,短刀们就嘻嘻哈哈地跑开了。而刚才说的话让她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特意带来的小礼物没有适合的身份送出去了。


于是审神者只得无奈的把近侍叫过来,把一大袋包装精美的小礼盒全数交到堀川国广的手上。在近侍大人看向她的同时解释了这只是因为过节才应景带回的手信,并没有特殊的意义,也不想体验某些她妄想了好一会的场景。

幸亏她有把本丸所有人的份都买了,也因此干脆装作看不见堀川国广那了然一切的笑容。



“主,您真的不打算对我们说一下那句话么?”

“我都几岁了......你们都是从哪里知道的这个传统。”

“真是可惜呢,难得次郎殿下、清光先生还有乱殿下都很兴奋的说要帮主打扮。”

“......帮我和他们说谢谢,我不需要。”

“主就是这样,太过严肃了。我们可是很希望您像一个普通女孩子一样同我们撒娇呢。”


两人一前一后的边聊边走,明媚的日光在两人经过每条廊柱时打上了一层忽暗忽明的阴影,藏住了各自怀揣的心思,只有双方耳垂闪着的红光在无声述说着。


离大广间还剩下几米时,走在前方的审神者突然停下脚步,让低着头数糖果袋的堀川差点撞上。


“.......Trick......”


审神者的声音细小如蝇,微微泛红的脸颊让堀川歪着头疑惑。却在出声询问的前一秒就被突然加快脚步的自家主人给打断了。


“快走吧,大家要等得不耐烦了。”


咳了几声打算恢复原先状态的审神者悄咪咪地揉了把脸,站在门前迅速整顿好自己的情绪后才推开了大广间的门,却被里边热烈的气氛一秒化解了好不容易才重新板起的脸部表情。




本来没想过节的审神者被本丸的付丧神们拉着玩了一晚,也满足了几位喜爱打扮的付丧神——他们给她准备了一套小巫女的装束,俏皮活泼的妆面一反审神者的日常形象,轮流被这帮刀剑男士称赞可爱又性感,并尝试引诱她像小孩子一样对他们说出要糖吃的话语。


然而从未这般玩闹过的她已经脸红到了极限,在被千子村正捏着脸笑着打趣是不是要他脱衣服才肯投降说出这句话时,她很没骨气地逃了。



为了效果本就歪戴着的尖头帽子在奔跑的颠簸中掉落,没有了遮盖的黑色发丝在带起的风中飘扬,脚踝和手腕的装饰铃铛叮铃作响,深V的抹胸托着的半球在奔跑中起伏,有些微薄的汗珠覆盖在表面,锯齿短裙随风飘起,隐隐约约遮住的大腿如同泛着白光的月亮,细腻柔和。


她一口气跑回了房间,喘着粗气想去衣柜拿出平日的衣物换下,却在无意中瞟到一旁的镜子后呆住了。



不得不承认,次郎、清光和乱这些习惯了带妆的付丧神对于化妆真的很有一手。审神者差点认不出自己,她不敢相信镜子里那个可爱的低龄小女孩是她本人。一瞬间她以为自己是被另一个人替代了,只是自己的思想附着在这个躯体上。



“您还好么?”


审神者闻言转回头,发现是自己的近侍站在门口时,她一瞬间提起的心立刻就放松下来了。

她知道自己的这位近侍兼恋人还是很懂分寸的,虽然刚才一直坐在一边笑着看她与其他人打闹,收到她的眼神求救示意时还故意无视掉了。



“你觉得呢。”


审神者有点生气,但她扯开嘴角挂着笑的脸非常适合现在的装扮。



“他们只是玩得太开心了,请您别在意他们偶有失礼的举动。”

“我并不在乎这些。”

“那您......”


堀川国广没能说完,他被她用食指轻佻地挑起了下巴。


为了营造身高差而特意凹下的腰在紧身的衣物下呈现了美好的身体曲线,从下而上的视线带着魅惑的韵味,凑近的脸庞还贴着闪闪发光的星星贴纸,涂抹了正红色的樱桃嘴故意在他没有耳钉的耳边轻声说话,呼出的热气和湿热的触感让堀川国广从耳边开始,渐渐染上一层粉色——她刚才用牙齿轻轻研磨了他的耳垂。

那代表了什么意思,只有他们两人清楚。



“Trick or Treat?”


审神者离开了一直舔咬的耳垂,正面对着眼神已经变化的堀川国广,用舌头划过上嘴唇,缓缓开口说出了今天一直没能说出口的话。


而蓝眼睛的近侍大人将身后的大门拉上,转身微笑着说道:“糖果分完了呢。”

“那么您会对我做些什么恶作剧?我很期待哦,我的主。”


全文链接
 
 
 
评论
 
 
热度(31)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