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我打开变身镜本以为可以召唤近侍却发现?!

#这是为了感谢 @卿涟 大佬给我做的堀川印象手机壳和小镜子而写的粮

#她的手作非常棒大家快去围观赞美她!

#放飞自我,OOC不用说肯定有

#以防万一,还是要说一下文中涉及到的危险行为,大家不要学






审神者从同事家里将她赠予的神秘兮兮的礼物带回家,瞒着自家近侍,在深更半夜时窝进被子打开手电筒,心脏如擂鼓般,又期待又紧张的打开了包装得又粉又蓝的小盒子。


不是她太神经质,而是人设不允许她在近侍面前太过放肆。

她也想在本人面前举着荧光棒边唱边跳边走位Z字抖动打CALL,疯狂像某些偶像粉丝一样喊到嗓子破音。


然而事实是,她只能默默缩在自己的房间里,对着她买的堀川相关印象周边嘿嘿嘿的边笑边上下其手,痴汉得就差用舌头狂甩了。


明明本人就在她身边做近侍,每天都能亲密接触,却碍于面子和礼仪无法表达自己的心意,实在是快憋屈死了。


在越来越欲求不满的现在,她神奇的大佬同事来拯救她了,灵力极高手也巧,总爱做各种各样令审神者尝到甜头的小物。



就比如现在,她拆开了包裹得很好的小镜子,上边的堀川刀纹烫金贴纸银光闪闪,本体彩金的镜子被手电筒的光线照到反射,晃了审神者的眼睛。


“说明书说明书......”


审神者没有急着弹开镜子的按钮,而是在包装盒里翻出了使用说明书。

不要问为什么一个镜子还需要说明使用方法,因为这是设定。


“我看看......刀男变身镜(雾),在打雷闪电准备下雨的夜晚,找一个开阔的地方,用洁净的水均匀的洒上后,然后用灵力覆盖全身,对着镜子大喊月光啊,我以魔法少女之名命令你,月之力量,make......诶?怎么划掉了?”


审神者眯着眼睛来回翻了两遍这张涂涂改改的说明书,都没有看到完整的咒语。

要不是因为本丸各审神者之间的交流有限制,不能时常见面沟通,不然现在就可以千里传音给大佬同事询问剩下半句咒语了。


审神者急啊,尤其是在她看了看时间和夜空发现今天正好是可以召唤的日子。

黑云密布,不远处还隐隐闪着亮光,不纯的夜色下,樱花瓣飘落,眼前的湖水在微风吹拂下荡着一圈圈的波纹,这番暴风雨前寂静的优美景色提醒了审神者,她的房间面前就是一处灵力充沛的开阔空地。


她花了几秒的时间思考了一下,一咬牙一跺脚,还是决定勉强试试,毕竟这么恰好的时间点错过可就很难等了。

重点还是她心急,想赶紧试验一下,这个传说中可以变成自己想要成为的刀剑男士的神奇变身镜。



审神者站在自己画出来的圆圈中心,因为不知道要用什么魔法阵,就真的只是简单的用树枝划了一个并不圆的圈子,四周看了看,大概觉得这块位置是中心就站着了。


她深吸一口气,右手高高举起镜子,用印着刀纹的一面正对着时不时打白的天空,闭上眼感受着灵力,直至调动它们把自己的身体完全覆盖,然后静静等待着,直到夜风骤起,耳边炸起令大地震颤的雷鸣,闪电移动至头顶的正上方。一道撕裂天空的白色光线亮起,随即跟上的雷声隆隆作响。


就是现在,审神者睁开眼,大喊刚才一直在脑海里默默念着的半截咒语。


“月,月之力量,我以魔法少女之名命令你,变......!我日!”


审神者此时此刻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咒语只有一半,那是因为她压根就念不完。



闪电恰恰好落在面前吓了她一跳,而接踵而至的大暴雨唰的一下把人浇了个措不及防。

幸亏她用力抓着镜子,不然早就被甩脱了。



她快速跑回房间,一边用手抹去脸上的雨水,一边小心翼翼的拨开了刚才在慌乱中摁开的镜子按钮。


——emmmm怎么没有变化?


审神者朝着圆溜溜的镜子挤眉弄眼,放远放近,不管正着看还是倒着看,怎么看,镜子映射出的脸都是一个被雨淋湿的可怜兮兮的自己。


她放弃了,垂头丧气地捡起刚才打开镜子时飘落在地上的纸,拿起来才发觉,这是一张干净的真正的说明书。



“这款产品是一枚拥有神奇魔力的召唤镜,经过各审神者亲身试验,均赞美其有神奇的功效,放在身边有助增进自己与嫁刀的感情发展哦。”


审神者面无表情的棒读,她现在一身湿连火都起不来,看了看早就被她放置在桌上的另外一个礼物——用来装饰通讯工具的外壳。

泛着奶油香气的外壳被贴上了各式各样可爱的糖果冰淇淋、蝴蝶结和小花,当然还有最中心也最明显的二头身近侍。


她扯出一个笑容,捂着脸喃喃道不会是想说召唤出这个手机壳吧?

虽然的确也是贴着自己近侍的可爱形象,四舍五入也算是召唤成功了......


——成功个锤子!


审神者气愤地把手中的纸张摔在地上,用脚又踩又碾,不顾形象的大声吐槽。


“太过分了,什么叫有神奇魔力?你以为你是阿拉丁神灯么,就不该抱持希望,还增进感情?说好的召唤我都不要求你出来个可以满足我一切妄想的堀川国广了,至少你把我身边的那个给叫过来我就承认你.......”

“主人?”



——不是吧........真这么神奇?我是不是该给开门社区送温暖的小天使鼓鼓掌?


审神者怀疑自己的听力被雷劈到失灵,她狐疑的转过身,还真的看见了出现在门前捧着被子的自家近侍。


“突降暴雨,我担心您会冷,来送被子。您这是?怎么全身都湿淋淋的?还不擦干,这样会感冒的。”


看见宛如落汤鸡的自家主人,堀川国广赶忙将手中的东西放下,熟练的从房间里翻出一条干燥毛巾和一套新浴衣。

审神者不想吐槽为什么他会比自己还要熟悉房间存放东西的位置,现在她需要绞尽脑汁的想方法把自己的高冷的人设和形象给拯救回来。



“你.......你刚才......”

“嗯?”

“算了,没事。”


她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心脏紧张的跳动,满脑子都在思考方才她说的话有没有被听到。


“请您把身上的衣装换下,我拿去等明天洗涤晒干了再送还。”

“那......那你先出去。”


堀川国广正在给她擦拭头发,听罢,他绕到审神者的面前,直视她有些微红的脸庞。

盯了一会后突然凑近,把审神者吓到朝后闪了闪,却被放在她脑后的有力手臂阻拦了。


她的眼睛仿佛被眼前那双宝石般的蓝瞳给吸了进去,怎么都移不开目光。两人形成的小空间里只剩下双方的呼吸和心跳,审神者咚咚狂跳的心声盖过了房门外震天响的雷雨声。


堀川国广轻笑出声,伸出手将审神者左耳旁的发丝撩回耳后,然后轻轻揉弄着耳垂,那里有他给予她的一个证明。


“主人其实很贪心呢,您的妄想是什么?说出来,我可以满足您。”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24)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