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太鼓钟贞宗说他以后不会再和鹤丸国永玩了【520fo感谢点文】

#首先感谢 @翎九天 的点文

#其次是梗→【大概就是,贞酱和鹤球一起搞事,然后婶婶的反应】

#因为三次有点忙,很抱歉拖了这么长时间!

#心疼鹤丸系列,小贞天然黑

#OOC严重,这么渣的文笔和情节,如果能喜欢就好了








太鼓钟贞宗,今日来到本丸了!



审神者非常意外,在时之政府开启战扩的头天晚上,她耳提面命还在城里沟沟乐的伊达组,严肃且认真的跟随出阵,到处喊着那个可爱又华丽的小短刀的名字。

不出所望,在走了那么十几次王点后,太鼓钟就很开心的跑来见他们了。




太鼓钟贞宗来到本丸的时间不长,但审神者每次回忆起那天晚上第一次见到这把小短刀时的情景,都不由得叹到可惜。


她后悔,就不应该把这么可爱的小贞放到伊达组的寝室里去生活的。

她怎么就忘了,本丸最调皮的刀,最容易带坏初次为人的他们的千年老刀,就住在伊达组的房间里。




从一大早开始,担任近侍的太鼓钟贞宗就开始了挑战审神者底线的活动。



“主,要起床了哦,今天也要把自己收拾得很华丽才行。”

虽然有人和他说过不能随便进入审神者房间,但是被鹤丸国永唆使的小短刀还是再一次嬉笑着掀开了她的被子,却在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自己先红着脸跑了出去,留下还在睡意朦胧的某位主君慢慢启动大脑。


在一声震天响的“太鼓钟贞宗!”响起后,本丸的一天真正的开始了。




“光忠!你应该好好管教一下你们家的刀,最近太不听话了。”


梳妆打扮完成的审神者是一股冷美人的风格,但冷淡的外表并不能掩饰她现在火热到想要把某位刀剑男士踩在脚下狠狠摩擦的心情。


烛台切光忠面露无奈,他一边为坐在主位的人呈上食物,一边说着他也不知为何在这里显形的小贞性格竟和以前大不相同。


“不是因为鹤丸?”

“应该不是吧......您在小贞来的时候就对我耳提面命要小心鹤先生,我也有一直很注意不让小贞和鹤先生有过多接触。”


那就奇怪了。

按理来说,照她认识的其他审神者本丸的太鼓钟贞宗都是很乖巧的,即使偶尔调皮,那也是和小天使一样又温暖又治愈人心的。怎么到她这就活脱脱像个熊孩子?


思考良久无法得到答案的她把一切归咎于自己的心胸太狭窄,不应该对可爱的短刀所做的行为斤斤计较耿耿于怀。

于是得出如此结论的她更加纵容短刀的行为,无论多气恼,都只是深吸一口气,默念世界如此美好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但是,她再怎么宽容大度也是有底线的。



她眼睁睁看着新晋近侍在锻刀时生生把材料全都费成20:00,即便扔进去的是ALL999,也最多只来了个40:00,连烦心的1:30:00都不出现。


——毕竟是新手,况且我也没盯着看,算了算了,偶尔换换口味非也不错。

审神者如此安慰自己。



制作刀装,十个好歹搓出了一个金球球,虽然剩下的不是绿就是损毁。


这一次盯着看的审神者有点难以置信的挑了挑眉头,在发现其实锻刀的付丧神也很紧张时,她大度的原谅了他。


——嗯,新手,新手。可能他不适合做刀装,下次注意就好。



巡视本丸途中,从田当番的陆奥守吉行和长曾祢虎彻处经过,刚想打招呼,却在下一秒变成了凄惨的惊呼声。


她掉下了一个挖好的陷阱里。

挖的洞坑不深,和她的身高相当,虽然受了惊吓但是不至于受伤。


她听着赶忙来将她救上去的两人关心的发问,和隐隐约约从树后传来的笑声判断出,罪魁祸首竟然是本应该很听话乖巧的太鼓钟贞宗。



——新手.....新.....新你个仙人板板哦!


审神者忍不下去了,她气沉丹田,卯足劲从腹腔发出了声音:

“鹤丸国永!你给我滚出来土下座!”





此时的大广间挤满了付丧神,严肃的氛围犹如战场杀敌,敌一动,必杀之。

虽然正面对着主位土下座的不是敌人。


“主,为什么只要我土下座?明明这些事都是小贞做的。”


察觉到自己好像真的做错了事而在一旁被烛台切光忠督促正跪,满脸愧疚的小短刀听到这句话时,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鹤先生,你......”


然而话没说完,就被审神者极其气恼的声音打断了。


“住嘴!要不是你我们家小贞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么!他以前明明是个天使!”

“诶......我很冤枉。你们不知道小贞内心其实是天然黑哦。”

“你还敢说!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就是你教坏的小贞!趁我不在,趁光忠不注意你就带他做这些事!还敢推脱隐瞒事实!”

“........明明这些事伽罗坊都有看到也不算瞒着......”

“不关我事。”


大俱俐伽罗难得出声,义正言辞的撇清了自己的关系。



而审神者打开了开关,就不会轻易停下,她细细数落着眼前这位白色的惯犯,而对于一旁的小短刀却完完全全没有说任何一句重话,大多都是恨铁不成钢,直叹可惜毁坏了一颗本应能成为温暖人心的天使的好苗子。



而被鹤丸国永深刻教导过的太鼓钟贞宗此时非常机灵的发表声明,说他再也不会和鹤先生玩,还和着审神者一道数落这把千年老刀,语言动作都极为嫌弃身旁的人,成功得到了审神者对他的印象改观。



“小贞!你!你怎么可以!”

“他怎么了,他怎么不可以了!”

“我们不是一起说好的,要做一辈子的同僚么?!你怎么在这种情况下背叛我!”

“鹤先生,我没有,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实话实说。”

“我......”

“鹤丸国永你闭嘴!小贞说的都是对的,你就给我好好在这里听着!”

.............



而在一旁看完全程的烛台切光忠此时此刻摸着自己的左胸,满脸“我家孩子彻底没救了”的表情,深深后悔自己当初就应该每时每刻把小贞带在身边,不该让鹤先生得到空隙去把人教坏到这个程度。


而成功出师的太鼓钟贞宗依靠自己的智慧,以及秉持着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道理,成功保住了自己在未来本丸的地位。

至于鹤丸国永方面,他极其有信心的表示,没人能拒绝一个和天使一样的短刀对他的任何请求。


全文链接
 
 
 
评论(4)
 
 
热度(29)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