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之后的事【all27长篇】 33

十年后篇(10)





沉默。

无论是回程的路上还是到达总部,压抑片刻不停的环绕着。

纲吉不知道,瓦利亚用尽全力不让沢田纲吉,他们无论如何都不会认同的首领去接触的东西,就是Reborn狠下心把他送去这里的目的——让他见识到里世界真正的黑暗面,让他彻底明白,想保护就要杀戮,从来就不存在和平,更不需要多余的天真。


沢田纲吉很冷静,他这一夜,是人生中第一次真正的动手杀人,彻彻底底的将人置于死亡。

他很清晰的记得手里枪管的余温和响彻脑海的枪声,还有随之飚出的血液和倒下的身影,以及敌人最后那充满了不甘、不可置信的神情。

可他却平静到不可思议。

仿佛已这样做了无数次。



这几日,他反复思考。

虽然自己探听到的情报不多,但至少知道这一次的任务,彭格列方面是不会让暗杀部队单打独斗的,不说Reborn会亲自前来,至少也会派一位守护者作为战力参与。

可到了最后,一个人影都没见到。

是放弃瓦利亚了么?

不可能。

那么为什么?是因为自家老师太了解他,知道他最后会为了瓦利亚让自己的双手沾上不洁么?

他Reborn又不是神,自己也不是任人摆布的玩偶,再了解也不可能远在万里之外控制他的行动和思想。

那是因为何种原因?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所听到的关于计划的蛛丝马迹又是什么?十年后的他怎么了?十年后的大家怎么了?哪里不对,一切都不对,他要怎么做,他现在要相信谁?

...........................

无法理解的用意,和他了解到的,敌方针对他和彭格列冰山一角的计划。太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充斥他本就不堪重负的脑袋,加上未能察觉到的惊惧和疲劳,情感上的崩溃,加上理智的崩裂,沢田纲吉在被斯库瓦罗软禁的第一天就发起了高烧。

不让任何人接触只由亲卫队负责膳食的沢田纲吉烧了一整天后,才在傍晚被来送晚餐的鲁斯利亚发现。

晴的治疗不管用,最新的医疗技术和药物也不能使热度下降。

不明原因的持续高烧,让还未来得及休息一阵子的瓦利亚总部又鸡飞狗跳起来。


迷迷糊糊的沉浮间,沢田纲吉做了一个梦,梦里解决了他所有的问题,似是看清了一切,却又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记不得。

只感受到瓦利亚的大家都曾来看顾他,就连从那次事件后不再与他见面的xanxus也用温热的大手轻抚过他的额发。

在彻底陷入恬静的沉睡前,迷蒙的双眼首先看见了深邃的黑曜石,然后就掉进了一片幽蓝的湖水里。


浑身包围着柔和的大空火焰,在只有蓝和白的空间里静静坐着,默默看着“自己”和周围人这十年来的变化。



兴奋的一群毛头小子跳楞楞的来到意大利,在恶鬼的打压下学习各种各样的技巧和知识。

战斗、训练、宴会、谈判......即便疲累到连睡觉都无法安稳,但是第二天又可以和大家一起互相打招呼,互相笑对方和熊猫一样的烟熏妆,从未如此紧密生活的少年们是那样的开心。

再强大的力量,也因着太年轻,难免会有跌跤。

被蠢蠢欲动的家族合着一起算计,急躁和软弱,让他们眼睁睁的见到了地狱,体会到空有力量却无法掌控的无力感。

待到沉稳下来,痛定思痛的他们为了未来和长远的发展,忍受寂寞互相分开,散在每一个角落,相约着何时再回到那樱花飞舞之地,喝小酒,逛庙会,看烟花。

坚信着只要大家都在,绚丽的天空就永远被支撑着,护佑他们所爱的一切,所想守护的一切。

平平和和的度过了许多年,见识的越多,思维方式就越不一样,他们在互相拥抱絮叨时渐渐意见不合,生疏的交流和彼此的时间差异让他们不再见面,只通过一片天空维系。却也发现连包容的天空都遥远的无法触碰。

随波逐流,被彻底磨掉心性的青年们蜕化成了真正的黑手党,对家族的理念根深蒂固,对首领的忠诚融入骨血,尊敬的同时却再也无法互相勾肩搭背笑着去观赏烟花。


“我啊,之所以继承彭格列,就是为了想和大家再一次去并盛神社山上看烟花哦。”

梦境的最后,比他明亮得多的橙色火炎从后面冒出,将十年前的沢田纲吉吞噬殆尽。

全文链接
 
 
 
评论(17)
 
 
热度(25)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