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之后的事【all27长篇】 32

十年后篇(9)


















瓦利亚的战斗一向迅猛,比起需要万般顾忌的暗杀任务,他们更喜欢爽快的缴杀。

大范围的爆炸和狂气的呐喊,自信的笑声和大肆嘲讽,这些才是最让他们快意的战斗氛围。





找不到出场时机的沢田纲吉听着时不时有小石块被崩落砸到车顶盖的声音,他想了想,还是偷偷的爬出来往那座藏在又一片森林深处的城堡走去。


事实证明,他的超直感没有被血统的久远淡化。
在他刚走出几百米远时,这辆交通工具就被一块带着火焰的巨石砸中,油箱爆炸产生的气浪差点让他掀个跟头。


他不自觉的吞咽口水,望着火光冲天的城堡,响彻天际的枪声和爆炸声里,夹杂着更多的惨叫和尖叫。

沢田纲吉晃晃脑袋,努力说服自己不可以参与进去,在外围看着就好,免得自己看到一些让同情心泛滥的场景,又给瓦利亚的大家增加工作量。


他躲在不远处的草丛里,握紧拳头,皱着眉闭起眼睛,拼命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直到有漏网之鱼的脚步声进入耳朵里。



“妈的,总算逃出来了。”
“彭格列那群家伙真他妈是群疯子!”
“哼,怕什么,他们也不过是仗着那些匣子罢了,等他们玩到最后,还指不定要怎么死呢。”
“就是,现在这会八成已经快不行了。尤其是我们的这一次的目标。”
“哈哈哈哈哈没错!瓦利亚暗杀部队的头领,xanxus,从此以后里世界再也不会有这个人出现了!”
“又浪费一座堡垒,下次还得找boss要钱。”
“不过是一座房子而已,我们还怕没有么?你穷疯了吧!拿一座房子换彭格列暗杀部队的消失,算他们够格了。”



轻松的语气,不像是落荒而逃的逃兵。更何况瓦利亚执行的任务,怎么可能会有被需要解决的目标逃出来这种情况发生呢?

形势不对,他需要进里边查看情况。

不过在那之前,他需要好好了解情报。


在这群大谈特谈要如何围杀瓦利亚的敌人旁边,黑漆漆的灌木丛里突然腾起一簇高纯度的大空火炎,把他们吓了一跳,虽然面上疑惑,身体却惯性的自动做好了备战姿势。

虽然他们开匣子的速度并不如纲吉的移动速度快。

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手脚已经全被冻住了,只留下一颗可以说话却无法转动的脑袋。



“你们,这些话什么意思。”

超死气状态下的纲吉威压和他现如今的名头一样,足以让人听见就瑟瑟发抖。

有眼尖的敌人认出了他,却不是惯例的开口嘴炮逞一时爽,而是用着充满不可置信的语调尖声喊到彭格列的十代首领不可能会在这里。


“你们什么意思?”

事情恐怕不止有瓦利亚遭遇不明袭击这么简单,他们的计划里头可能还包含了他为什么会被送到十年后的世界,以及他们对十年后的沢田纲吉做了什么。

这群人似乎一开始就是被抛弃的棋子,本以为逃过了这场屠杀,大命不死的他们可以回到家族里,或者去往脱离黑手党后轻松的平常生活。然而他们遇到了不该遇到,也不可能遇到的人。

人算不如天算,为了计划不泄露出去,一早被当做死士的他们只能咬破藏在嘴里的毒胶囊,在睁大眼睛上前想阻止却无法做到的纲吉面前,全部服毒自尽。



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真真切切地死在自己面前的沢田纲吉,控制不住的流下眼泪。
他此时才真正醒悟过来,他现在做的,包括回去之后准备要做的,都是会真实的,将人推入死亡深渊的事情。

可他不能畏惧,他不能退缩,他后面还有很多他想保护的人。
在这个弱肉强食,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世界里,他需要仁慈,需要做到大空的包容,但这些也是有选择的,他无法让自己像神明一样将所有人都拯救,他只是个别人、个别群体的教父,只是那些愿意相信他,忠诚于他,受他庇护的人的教父。


精神状态还处于震惊的沢田纲吉虽然在迷茫着自己一开始下定的决心是否是正确的,但他的身体先动了起来,跑向了这座被炫目的火光充斥的大屋。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想法,经过眼前这些冲击的他是否还能坚持自己天真的,纯粹的,想要好好当一个首领,想和朋友们在一起生活,带领一个充满友善和纯良的家族的想法。
他只知道,现在,他要去救人,他要去里面,把xanxus,把瓦利亚的大家,全部,一个都不差的平安带回去。



满目的红,到处都是火焰和血液,走廊和每一个房间里倒着好几具尸体。有敌人的,也有穿着瓦利亚制服的。

转过一个转角,纲吉看见了他刚来瓦利亚时笑着带他到处转悠认识环境的大叔,现在已然是被刀劈成两半,只剩下一些肉丝和皮连着没有完全倒向两边的状态了。

不知是不是被烟熏的,纲吉一直在努力擦着双眼,不让自己因为视野模糊错过任何一个还可能活着的人。

他从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是这样的危险和可怖,全是阴谋和血腥暴力,到处充满了怨恨、悲伤和不甘。



大声呼唤着高级干部们的名字,一层楼一层楼的找,每个角落的火焰在纲吉经过时都被冰冻个彻底。

直到他已经手脚发麻,意识也开始因为体力不支而涣散的时候,半边脸都被鲜血染湿的斯库瓦罗出现了。

他扶着墙,努力支撑着自己不肯倒下,凶恶的表情见到纲吉就是一阵咆哮。

“喂!你这个渣滓为什么会来这里!赶紧给我滚回总部去喝奶睡觉!”

总算找到一个人的欣喜让纲吉稍稍放松了一些,他扶着斯库瓦罗走向已经被灭火的地方坐下,言简意赅的道明了他刚才所掌握的情报。


斯库瓦罗沉默片刻,叹了一口气和他说出了他们的战略安排。

七人,七层,每人带领一支小队负责一层。
贝尔在三楼,列维四楼,路斯利亚五楼,弗兰六楼,xanxus在最高的顶楼。

考虑到连二把手的斯库瓦罗都是这样一副惨状,担心其他人情况的沢田纲吉靠着引以为豪的机动力迅速往上赶。
一路飞一路冰,等到达弗兰那一层时,他已经有点虚脱了。


幸好,弗兰是幻术师,相比起其他人来说,他更擅长隐藏自己的身形,在暗中玩弄敌人。所以他的负伤是最轻的,那一层也是唯一一层没有真实火焰需要让纲吉去冰冻的。



沢田纲吉放心不下被留在下面的其他人,让受伤较轻的弗兰下去照顾,自己一个人上去帮xanxus。

而弗兰虽然表现出了不赞同,但在战场上,他还是会遵从上级的指令,何况他也是真的累了。

在纲吉正准备继续往上走时,看出他因为火焰不足而虚弱的弗兰,拦住了还想继续强撑着升起火焰的他,塞给纲吉一把64式手枪,淡淡道“说不定会用上”后,给他加了一层雾隐幻术,才慢慢离开。


纲吉虽然明白弗兰的意思,但是过于着急的他还是强逼着自己使用了火焰,直冲而上,大范围的零地点突破也让他一下子找出了暗室。


暗室的们似乎用了防火炎材料,本就仅剩无几的力量被他硬是用在了超压缩的一拳上。
轰开大门的同时自己也脱力倒下,无法再燃起任何一点火炎。


眼前的景象让他震惊。

他记忆里强大无比的xanxus此时正狼狈的靠坐在一面墙壁上,双枪已不知去向,染红半边身子的血液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散至全身。

对面的敌人——不能称之为人,是一种不知名的物体。比哥拉莫斯卡还要坚硬的身体,变化多端的招式,灵敏的反应,迅速的出招,凶狠的对身为目标的xanxus下着杀手。

而这样的科学实验物种,唯一的弱点,就是需要人为操控。

房间内不远的距离,就坐着一个双腿残疾,窝在轮椅里却发出令人森寒笑意的操纵者。


只要打倒这个人,那只不停攻击的怪物就会停止。

沢田纲吉想得到,不可能比他经验更丰富的xanxus想不到。

即使有这个怪物从中阻拦并保护着操纵者,但对这个在各种战场征战几十年的特殊部队首领来说,也不算是个很艰难的任务。



为什么呢?为什么即使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也不愿意杀掉敌人真正的大将?

纲吉浑浑噩噩的脑子想不清楚,脱力的他没办法去帮xanxus的忙,凑过去只会拖累他,成为这场战斗的累赘。


弗兰的幻术非常厉害,纲吉的身形被彻底隐去,轰开的大门只得到了操纵者一个极其兴奋的称赞,以为那是他的作品造成的结果,完全没有注意到此时已经从地上爬起来,用手枪对准他脑袋的沢田纲吉。



手在发抖,他不是没开过枪。
在瓦利亚生活的这段时间,他被逼着学了许多自保的能力和战斗技巧,尤其是枪技。

从一开始的打一发就被xanxus踹一次,到打十发被嘲笑一次,再到什么评价都没有,只说了句“不要给彭格列丢脸”的纲吉,他射击的手法有多熟练,精度有多标准,都可以从xanxus不断变化的态度中看出。

可那从来都是对着死物,最多也只是射杀过一些需要被猎杀的小动物,他从未把枪口对着人,一次都没有。


耳边都是嗡鸣声,视线里除了狂笑的敌人,还有躲闪不及再一次被怪物重重击下而咳出鲜血的xanxus。

他不能再犹豫了,弗兰的幻术不可能一直不被发现,趁现在隐蔽的大好机会,他必须扣动扳机,要确切的看到4点钟方向冒出的血花,才可以将人救下。

他深吸一口气,颤抖着缓缓吐出,三根手指攥紧的枪柄发出了吱嘎吱嘎的声响。左手稳住枪身,枪口正对还在嚎叫的敌人脑袋,睁大右眼对着准星,心里默数三声平复一直砰咚砰咚跳个不停的紧张心情。

在被xanxus察觉到纲吉的存在,大喊着别杀了那个混蛋时,手里的枪支产生了后坐力,子弹飞出,那句话的尾音刚落下,符合纲吉预想的情况出现了。

操纵者死亡,怪物停止了攻击,xanxus喘息着捂住伤口坐下,两人都不约而同的松下了心神。



“沢田纲吉,我不会原谅你今晚的一切行动。”

xanxus用他猩红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纲吉,语气从未有过这般严肃,却平静。

全文链接
 
 
 
评论(16)
 
 
热度(21)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