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3、下次和御神刀们一起跳神乐好了

#一如既往注意事项请戳头像看主页w














本丸的刀剑男士们喜欢开宴会。


不知是因为能以人形的形态与自己曾经的同僚、曾经的兄弟重新聚集在一起,还是开心自己能以这种形态去感受世间万物,感受人的情感,可以亲自用自己的手去保护一切想保护的事物。

每过一段日子,他们都会自发组织聚在一起,在樱树下把酒言欢。

且不说不动行光、次郎太刀和日本号这一类爱喝酒的,本丸里一堆喜欢到处玩闹的短刀们就尤其喜欢,其余付丧神也顺着宠,时不时就摆上点心和浓茶,在欢笑声下谈天说地。


审神者本是不愿过多参与这类活动的,但每次微笑还没来得及拒绝,就被栗田口的小短刀发挥他们的高速机动,把人从办公桌前运到那棵需要几人才能环抱住的万年樱下,坐在中间铺好的垫子,接受来自歌仙兼定亲手做的点心,捧着莺丸为她煮的茶,和其他付丧神们笑着讨论、鼓掌——为他们每次都不同的表演。



次数多了,总会有人想看一下自家主君的才艺。

被五虎退询问可否也为他们展示一下的请求后,审神者婉言拒绝了。

她可不是历史上那些赫赫有名的人物,他们曾侍奉过的,都是处于上流阶层的贵族皇室,高贵优雅的歌舞将他们的审美提到已经无法再高的程度。
而自己所会的,都是下里巴人,比不得阳春白雪,怕是会让他们感到不堪入目。

三日月宗近端起衣袖,遮住半边下巴,将那双藏着三瓣月亮的眸子弯起,开口道,看惯了男子的豪放,只想观赏主君身为女子的风韵,无所谓庸雅。


想着自己无论如何也应该回报一下,于是她答应在场的付丧神们,下一个满月时分,将会亲自奉上一段自己编排的剑舞。



日子如同白驹过隙,日升月落下已然到了约定的时刻。
本丸的大家,除了远征的队员外,无一不兴致高昂的端坐在纷纷扬扬的樱树下,举着酒杯期待的看向那一轮满月下的审神者。

她极难得的穿了传统服饰,安静的立于他们的前方。
早先向数珠丸借了本体,雪白的刀鞘映衬着月光,给她打上一层来自天上的耀眼光芒。

随着乐声的响起,她缓缓抽刀而出,伴随着悠然的调子划过几道影子,像是在挥舞着祈祷之物的巫女。

接下来,音乐节奏陡然加快,高昂的战意迸发而出,剑气也一同带着凌厉,气势如虹,犹如身处战场上的杀意,鼓噪人心。

最后,随着脚步轻点的转圈,泛着冰冷的刀光入鞘,飘洒的樱花瓣随之落地,重归平静的审神者宛如要升月的辉夜姬。

直至她把本体双手奉还给数珠丸恒次后,一直静静欣赏的大家才逐渐起声称赞。




总算能好好休息的审神者换下沉重的衣物,为了这段舞蹈她练习了一个月,手臂早就不堪重负,酸痛得几乎拿不动有一点重量的物品。

远征归来的堀川国广汇报完任务后,会像以往一样给她的手臂来一个力道适中的按摩。

坐在一旁的加州清光回忆方才见到的场景,只道可惜没让这位近侍看到,审神者从未有过如此美丽的时候。

而堀川国广笑着说没关系,轻松愉快的笑容让加州清光看得出来他真的一点都不介意。

“真的?你一点都不觉得可惜么?”
“不会哦。”
“为什么啊?”
“因为我看到了。”

在收刀入鞘的最后一刻,气喘吁吁从大门跑进来的蓝眼近侍没有错过,在白月光和粉花瓣下,最后飘起的衣袂和一闪而过的红色耳钉,对着他笑得如同天女般美丽的审神者。








“所以这就是你急急忙忙跑回来远征没有大成功不给我带小判的理由么?”

审神者严肃的表情超凶。



















※又是一秒变画风系列
※其实有考虑过用刀剑乱舞那首新op跳起来会是怎么样,挺适合出舞蹈的讲真

全文链接
 
 
 
评论(2)
 
 
热度(48)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