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一只作品cp杂质量不高数量亟待提高同人又多又乱还不会写长篇和小段子总爱废话写不出萌点脑洞还萎缩整天只会咸鱼躺尸大喊为什么自己不会画画的全废写手
 

1、午睡时分

#基本全员向,但cp是堀川国广x女审神者
#前期无聊的傻白甜日常,ooc慎入
#参照花丸设定的同时有自己的私设
#不定时更,有梗或脑洞时就写
#超简短系列,相当于练笔
#果然还是为了满足自己谈个小恋爱的私心嘿嘿嘿













又是一年夏季,烈日炎炎的下午最容易让人感到乏力。

抵不过三伏天的热辣,在案前奋笔疾书写公文的审神者挣扎了一会后,最终选择脱衣躺尸。

在长廊的阴影下休憩是最舒服的,木质的条纹散发着来自地底的丝丝凉意,重新换上的汗衫和短裤果然是现代人喜欢的穿着。

想着躺一会就回去的审神者被微风吹拂着睁不开眼,难得安静的本丸此时除了夏日的声音外再没有一点人声,舒适的白噪音将她缓缓送入梦乡。



然而审神者睡得不是很安稳,混沌的梦境让她容易被任何一点声音或者动静都能惊醒。

睁开眼的一刹那,感觉全世界都被灿灿发亮的蓝色填满了。


她眨了眨眼,在自家近侍出声询问前一个使力将人拉下来抱住。

堀川国广被扯得一阵踉跄,无奈的他只能稳住身形,跪坐着把审神者的头枕到自己的大腿上,笑着任由她绞玩衣服上的红绳装饰。


没有人说话,耳边除了远处传来几位付丧神爽朗的笑声外,进入脑中的只剩下两人互相交缠的呼吸声和频率逐渐相等的心跳。

审神者又泛起了浓浓的困意,她转过脸,解开恋人的衣服,双手穿过白皙的肌肤环住腰身,然后把自己彻底埋进恋人的肚子上,蹭了好一会才慢慢安静下来。







傍晚,烛台切光忠找了过来,看见睡着膝枕的审神者舒服得把整个身子蜷起来。

他和堀川国广无奈的对视,最终还是狠下心把人叫醒。

然而睡得迷糊的审神者哪里愿意,被这位过来喊人吃饭的付丧神推醒后,她不满的嘟起嘴,更加用力的圈住一直抱着没撒手的腰,拼命想把自己埋进去。


这下蓝眼睛的近侍可受不住了。

本来人不动的时候还好,这到处磨蹭可不定磨到什么不该碰的地方。

于是他配合烛台切光忠,总算把人给直立起来。

她揉了揉眼睛打个呵欠,看清面前站着戴眼罩的付丧神后,审神者终于清醒了。




三人一前一后往大广间走去。
烛台切光忠在最前面,堀川国广在最后面。

位于中间的审神者背着手,特意后退几步与自己的近侍齐平。

得到旁边人疑惑的眼神后,她笑着凑过去亲了一口,正中柔软的目标。

最后嬉笑着快走几步抱住了前边烛台切光忠的手臂,一跳一跳的脚步将人快速拉去了他们的目的地。

任由后边的堀川国广站定在原处,用拇指摩挲自己的嘴唇,末了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回忆起方才的触感,蓝宝石一般的眼睛里流转着亮丽的光芒。













全文链接
 
 
 
评论(22)
 
 
热度(28)
 
上一篇
下一篇
© 嬴曌_八世|Powered by LOFTER